成果交流

当前位置 > 主页 > 成果交流 > 古村古迹 >

朗头古村

日期:2014-12-03 作者:罗祥林 点击:
朗头村的起源可追溯到南宋末年。村里完整保留下来的古建筑群规模之大,在整个华南地区实属罕见:现有古建筑318间,其中34间书室、18条古巷、17座炮楼和大批首尾相连的民宅,村前地坪开阔,古井、网状水塘与塘基上遍植的荔枝、龙眼相映成景,古色古韵,粤味十


    朗头村的起源可追溯到南宋末年。村里完整保留下来的古建筑群规模之大,在整个华南地区实属罕见:现有古建筑318间,其中34间书室、18条古巷、17座炮楼和大批首尾相连的民宅,村前地坪开阔,古井、网状水塘与塘基上遍植的荔枝、龙眼相映成景,古色古韵,粤味十足。一个村子,明清两代科举人才之多,令人惊讶:有名可查的秀才、庠士35人,举人19人,14人高中进士,文、武状元各1人,一品大员1人。2012年,这个村被广东省政府确定为首批“广东省历史文化名村”。

一,渊源

    从花都驱车过了横跨巴江的炭步大桥,就进入炭步镇地界了。远远地,便见一条架空建筑的长廊横空而立,如同一条长龙般向右指引。这是珠江水泥厂架设的封闭式皮带传动长廊,用来传送生产材料的。右拐,沿着长廊行驶2公里后,便见到一处高大的牌坊立于一个村子前。村子,正是有着600多年历史的朗头古村。

     我进村的那天,季节已经进入深秋。适逢几场小雨后的初晴,空气自然明净了很多,微风拂过脸颊,已经可以明显感受到岭南的寒意了。

     一排排整齐的青砖高顶、灰塑满廊的祖祠书院印入我的眼帘。整个村子静谧得很。我掐了几株朗草在手,低头细看:这种又叫榔头草的唇形科植物,叶片椭圆状披针形,近基部叶匍匐有柄,上部叶无柄,全株密生细毛,实在普通得很。我仰头时,村子上方刚刚经秋雨洗过的流云,正一块块停在那里,不聚不散——这一刻,我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时空的星移斗转、沧海桑田,于这个村子全不相干,白云依旧,苍狗仍在,600年前它是这样,今天它还是这样!

    “红棉古树青云桥,小巷深处人家绕;书室栉比入塘影,渔樵耕读一梦遥。”600年来,朗头村人就是在这里耕读生息。

    朗头村南,原是大片湖沼水田,长满朗草。村庄位于湖边小岗上,村里人就地取材,给自己聚落之处取名朗头村。不过,村里人更喜欢用逸事传说演绎另外一个由因。相传,朗头村的立村始祖黄仕明,待人和善勤俭节约,于南宋末年从南雄珠玑巷迁居至此,初定居于炭步镇水云边(地名,后属朗头村)。当时水云边附近的新泰村地主庾十万,请了一位风水先生看宝地迁居。风水师看完地后,回到地主家时已全身湿透,满身尘土,下人端水给他洗衣,地主婆发现装水的水盒是她心爱的宝盒,便立即把水倒掉,收回宝盒。风水师十分气愤,便不辞而别。此时风水师饥寒交迫,恰好走到水云边黄仕明家,上前敲门求助。黄仕明向来乐善好施,便热情招呼风水师。风水师感动不已,告诉黄仕明不远处朗溪头有块宝地,该地南有泽地北有土岗,把房子建在岗头临水之边,迁居时将“朗”加“土”为“塱”,去“溪”留“头”字,称作“塱头村”,意为“头啖汤”,如此必将旺丁旺族。黄仕明闻后大喜,举家迁居到塱头。此前黄仕明只有1个独子黄朝俸,迁居后,黄朝俸夫妇生了4个男孩,这4子又生11子,子孙勤耕苦读,不过五代便兴旺发达起来,人口近百,建屋数十座,垦田几百亩,成为远近闻名的大村。塱字书写困难,电脑很多输入法也打不出这个字,如今都叫朗头村。我倒觉得这是烛光斧影之说。经风水师指引,黄氏看中了原为土著族群庾氏的祖业地,开始“似不可必得”,“不久,而庾氏中衰,遂疑其祖坟不吉,卜改他所”。一切似乎都是因土地、风水观中之“吉”与 “不吉”而发生的迁居变动,既和平又合乎常理。从结果看,黄氏在这场对有利土地资源的纷争中,取得了胜利。黄氏族谱对这一事情的记录,掩盖在这种合乎常理的、因风水而引发的宗族土地交易中,这里当隐含着更为复杂的社会历史变迁历史信息,包括珠江三角洲大开发时期的,人口迁徙,土客的土地资源争夺,族群的融合等等。这为了解华南地区,特别是珠江三角洲北缘地区,在宋明两代人口大规模的迁徙、繁衍导致土地资源渐显紧张的情况下,乡村社会历史变迁情况,提供了另一种解读的方法,其解决争斗的方式的外在表现形式(风水)颇有值得思考的余地。朗头村本为当地原住民庾姓人家所居,朗头村《黄氏族谱》记载,黄家选中此地,说是因为风水好;庾家迁离此地,说此地风水不好,这种记述似乎存在矛盾之处!《黄氏族谱》为黄氏第十四世祖黄学准所记,是不是这里用了春秋笔法,隐去了自己先祖的一些行为呢?这容易让人产生一种联想:黄氏觊觎已久,庾氏为黄家所迫才搬离祖居地。事实上,黄学准也提到,宗族内部因素影响了修谱,包括:疲弊、反目、暗斗、亲疏等,导致族谱并不能按照实际情况进行修纂。

    黄氏家族原是中原汉人,其南迁史说来话长。

    古代的西江曾有三大分汊支流,分别是白坭河从清远石角,芦苞冲从三水芦苞,西南冲从三水西南一起汇入广州珠江河段,都有是以广州溺谷湾为最后归宿。在宋、元、明三代三河道第次成为珠玑巷南下移民的重要水路通道。移民经此三路迁居广州城,再分迁到珠江三角洲腹地。在明代以后的珠江三角洲乡村族谱中,大多有记载祖先在珠玑巷南下先居广州再分迁到珠江三角洲的文字记录,这应当与这三条较今天经北江主干道更便捷的水路通道有关,朗头村的黄姓族谱记载的迁居史,正与此完全印合。以上三条河道均流经今天花都西南部的炭步镇附近。朗头古村为炭步镇黄氏宗族聚落,正处于白坭水道以南,西南冲以北的汇合附近平原地带,河汊、湖泊颇多,现村中在东南西三面仍分布着多个水塘,据当地的老人口述,这些水塘都是由汇入白坭河的古河汊改筑而成的,是当时的地理生态环境遗存的体现。珠江三角洲的族谱记录的系谱之终极起源,一般都是黄帝或古代中国王朝的汉族,这就使得族谱的保持成为自己具有作为中国人、作为汉民族正统性的根据。通过其系谱就有可能使自己及其群体存在认同于从神话时代就开始起步的中华文明的辉煌的历史。当时的朗头乡绅们对“虚拟造族”是不屑的,族谱说“吾族一支于南渡之前已无可考”,一方面既反映了明代朗头士大夫们有试图追述远祖谱系的努力,但另一方面却又真实地保存了其时,因追述失败而无可耐何的心态。

    在土客族群关系紧张的时候,黄氏整合了当地的“乡族”力量,成为能够对抗“土著势力”的有效方法。朗头村虽为清一色的黄姓,但由于宗族规模庞大,为合理安排居住空间,在其开村不久,便规划出朗东、朗中、朗西三个一线排开的聚落。使钟氏居于朗头东北的钟边村,赖氏居于朗头(方位)的水口村。每个聚落长约400米,纵深约300米,位于最前排的建筑皆为祠堂、书室(舍),并设有门楼,以构成相对独立的聚落空间。水口村与朗头村存在这种依附关系,后来为任姓所占踞。任姓始祖本是个为赖姓祖先打工的放牛仔,后来得到有女无子的主人信任,招为入门女婿,慢慢赖姓衰落,只剩几家人,而任姓则人丁兴旺,反客为主,成为水口村的主要姓氏,占据了主导地位。据朗头村里的老人称:除水口外,朗头与其他村宗族很少冲突,直到日寇来时才与水口通婚。这正反映了朗头人民风淳朴团结,对外入者的集体抵抗。

二,人文

    广府民系地处珠江三角洲水网地带,村子多临水而建。郎头村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广府临水村。朗头村4500亩农用地中,鱼塘和耕地约各占一半。耕地主要集中在古村两侧的西面和北面,旧时种谷,如今以时令蔬菜和瓜果为主。村前水系纵横交错,一条河涌蜿蜒而过。河涌两旁,水塘夹涌星罗棋布。大片的鱼塘相连,如同一片汪洋的大海,这些塘用于养殖鱼虾和鸭鹅,鱼塘之间的塘基,遍植龙眼、荔枝。这些耕地和水塘具有典型的岭南水乡气息,孕育了朗头人几百年深厚的耕读文化和基塘文化。

    朗头人旧时的农业生产,还是比较典型的以基塘农业和种谷为主。基塘式水陆结合模式以我国广东省珠江三角洲的桑基鱼塘为典型代表。由于珠以江三角洲地势低洼,常闹洪涝灾害,严重威胁着人民的生活和生产活动。劳动人民充分利用当地的自然条件,把低洼的土地挖深为塘,将泥土堆砌在鱼塘四周成塘基,可减轻水患。这种塘基的修筑可谓一举两得,塘中养鱼,基上种植桑树、甘蔗、果树和花卉,以塘泥作桑、蔗、果树的肥料,桑叶养蚕,蚕粪、桑叶、蔗叶作鱼饵,塘基互养,形成水陆互养的基塘农业人工生态系统。在基上种果树、蔬菜、甘蔗,分别称为果基鱼塘、菜基鱼塘和蔗基鱼塘。朗头村塘基历来以种荔枝、龙眼为主,属果基鱼塘。村后靠山,以山蓄柴;两侧有田,种稻种菜;村前有大片水系,塘中养鱼,水上放鸭,塘基种果。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使朗头村民世代过着相对富足的生活。

    孔子说:“行有余力,则以学文。”朗头村人生活宽裕,村风朴实,村民勤劳,农耕与读书就构成了主流人生理想。

    一个村子,建有24座书院书室,8座礼堂,在当时来说,这些书院、书室不仅建造宽大豪华,而且名称考究,语出典籍,村里读书氛围之浓,可见一斑。《辞海》解释书院的主要功能是“多以应举为目的”。农业时代普世的人格理想,就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朗头人通过耕读、赶考、求仕,依靠取功名来实现“齐家”和“济天下”的人生理想。据族谱记载,明清两朝,村中多人高中科举,闻名的有黄皋父子“七子五登科”、黄友“七子三登科”,黄乐轩“七子三登科”、黄渔隐“五子三登科”,朗头村出现了清朝花县民间“三大才子”、“三大衙门”、“三大名家”。朗头村曾科考及地的秀才有27人,痒士8人,举人19人,进士14人,其中不乏文、武状元和探花。这种书香之家众多,科举人才济济的古村,在整个珠三角都属罕见。

    这种风气的形成,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渊源。朗头立村之前的第一到第六世祖中,一世祖黄居正、六世祖黄鹏早二人高中武、文状元。一世祖黄居正的夫人米氏是一位才貌双全的贤妻良母,就在黄居正漂泊潦倒之时,写诗开导丈夫振作:“骏马堂堂出异疆,任从随处立纲常。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朝夕莫忘亲命语,晨昏须荐祖宗香。但愿苍天重庇佑,三七男儿永炽昌”。这首诗坚定了黄居正及后人立家创业的信心,被黄氏后人视作励志诗。旧时村中书室老师都要教学生读这首诗,入学者无论到村里谁家中,只要背得这首诗,这家人就要请他吃饭。至今,朗头村很多人会背这首诗,可谓世代流芳。

    立村的第七世祖黄仕明童年就深得父亲的教导,不忘祖训。特别是米氏的励志诗,对他影响最大。他牢记米氏太婆“骏马堂堂出异疆,任从随处立纲常”的诗训,没有倚仗状元父亲的家势,骄横奢侈,而是独立迁居到云水边(土名,属朗头村)创业,成为朗头德才兼备、耕读有方的始祖。从第十四世祖黄皋始,朗头村的书香科考进入兴盛时期。黄皋于明代成化元年,通过科举考试中进士后,官至云南左参政、江西布政使。他的七个儿子也自小读书,有五子考中举人、进士。黄皋父子留下了 “七子五登科”、“父子两乡贤”的美誉,流传至今。由于村里读书的人多起来,加上朗头人勤劳致富,财力不薄,黄氏各房便兴起了办学的风气,书室书院一间间建造起来。最著名的是建于清代的“谷诒书室”。黄谷诒富甲一方,热心公益,尊学重教,他的七个儿子,也有3人考取进士。

    朗头人世代居此耕读生息,村里就流传着一些读书人的精彩人生故事。最生动的要属“铁汉公亲提青云桥”、“鹏早对诗识贤妻”等故事。这些人不论是有大学问的状元,还是只读过3年私塾的放鸭仔,只因小从爱读书,人生便与众不同,获得各种机遇、奇遇乃至艳遇。这些读书人的故事,进一步激励后人以读书为荣,喜欢上读书,矢志科考,使朗头600年来人才辈出。

    朗头村民在这种农业生活中读书生息,人人自小断文识字,即使水边放鸭的生活,也能编演出一段段饶有趣味的故理事来。

    “黄泰永风雨遇红颜”便是最经典的一例。状元郎六世祖黄鹏早的父亲黄泰永,只进过三年学堂。幼,泰永跟父亲边放鸭边坚持读书,因为勤学好思,成为当地养殖能手。他乐于给村里牲口配种治病,经他放养的鸭子,成活率高,长得又肥又快。一日父母外出访亲未归,正遇上风雨大作。泰永从河涌边的鸭棚回家,发现自家屋子虚掩的大门被人推开,里有位陌生的漂亮姑娘。姑娘衣服全湿,从头到脚像是被被雨水淋透,饥寒交迫的样子,脸上透着几分腼腆。泰永见状,到屋里给她找了身干净衣服给她换了,连忙生火做饭。饭后两个年轻人聊得甚洽,姑娘将自己的情况娓娓告诉了这位年轻后生。原来姑娘叫潘秀娥,本是书香门弟,能诗会文。因父母双亡,从清远来炭步投靠外婆,一个月前外婆已经去世,于是准备返乡。今日行至此处,洽逢大雨,便进屋避雨。泰永见天色已晚,雨兀自下个不停,便留姑娘在家住宿。第二天父母回来,泰永将秀娥的身世来历禀明了父母。父母很同情秀娥的遭遇,见她聪明伶俐,便留她在家料理家务。日子一长,秀娥见泰永不仅勤劳朴实,擅长养殖,还知书识礼,好学上进,心里暗生情愫。两人相处也很融洽,不到一年,便结为夫妻。这些故事在村里代代流传,在那些务农的少年子弟心目中,书中有黄金屋,书中有颜如玉,不再是虚话,而是实实在在的村史,村里人的事。他们自然在耕作之余,手不释卷,梦想读书齐家、遇红颜、出仕,立世扬名。因此,村里自古尊师重教,崇尚“耕读传家”,提倡“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传统价值观。

    朗头村依靠读书出仕最为辉煌的当属明代黄皋。黄皋生于明代正统五年(1440年),25岁中进士,官至三品,任过云南左参政、江西布政使。他是村里的第一高官,一生浮沉曲折,极富传奇。他为官时,正值宦官刘瑾司掌礼监。刘瑾使缉事人四处活动,镇压异己,引进私党。正德年间,黄皋任云南左参政,遇上天灾,民不聊生,他请旨开仓赈灾,但奏章被刘瑾压下不报。黄皋不顾个人得失,毅然开仓放粮。刘瑾借机陷害,说他有违皇命,乘机贪污,黄皋被迫辞官回乡。黄皋70岁那年,刘瑾事败被斩于午门,乃得到平反,官得云南左参政,一时“铁汉公”闻名于天下。辞官期间,黄皋出资为村里修建了一座石拱桥,并手书“青云”二字,刻嵌于桥侧,使河涌众多的朗头村有了大路出村。此桥历经506年,两次重修,今日依然横亘于村头。黄皋在家严教7个儿子,有5有考中举人进士,第五子黄学准高中解元。因此黄皋“父子两乡贤”、“七子五五登科”的美誉流传至今。黄皋告老回乡时,皇帝赐他一只金色木鹅,准他回乡顺巴江漂鹅三天,所经之地,两岸三里以内田地尽归其所有。黄皋不忍多占乡民田地,但又不能违旨,于是暗中找了个识水性的小孩子,潜水将河涌中漂放的木鹅引入到一口水塘中停下。另一说法是说,有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懵懂之间把木鹅抱回自己村里一口水塘的。说黄皋奉旨放鹅当天,地方官前来监放,负责记录流经地域。木鹅由巴江河的瓦摇墩入水,流经赤坭,到白坭后,正值河水反倒上涨,河水静止不动,木鹅也不再往下漂流。负责观察记录的地方官便到白坭墟吃饭休息。恰巧有个牧童见水中有只金色的木鹅,觉得十分新鲜好玩,便将它抱回放置缠岗村村前水塘里,让村里人观赏。木鹅失踪三天后,地方官才在缠岗村村前水塘里找到。此后几百年间,缠岗村村前水塘归朗头所有,耕塘者年年要向朗头村交租。后人评议,牧童的好奇心虽然致使一村倒霉失地,却挽救了沿江村民,避免了更大损失。当天江水急退,不是牧童将木鹅抱走,只怕木鹅漂入珠江流入南海,黄氏后人所占之地就更多了。木鹅后来供奉在黄氏祖祠内,1951年土改时,上缴给了广东省土地改革委员会。此后,他的第五个儿子黄学准也中进士,官至五品。

    黄氏由于尊师重教成风,代代传承,清代一个挖粪池、收残币的小农成为暴发户后,所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大兴土木建兴书室,作为他的七个儿子读书之地。此人名叫黄友,号谷诒,生于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享年80岁。黄友因眉毛似旧时的剃头刀,得花名“剃刀友”。他青年时期以收购残旧铜币为生。一次,他携带三十多斤烂铜币乘船到广州交货,船将到岸时忽然风雨交加。大家匆匆上岸,他也连忙从行礼架上取下钱袋下船。当晚在表哥家打开钱袋一看,发现里面是三百多块银元,意外取错行礼竟然发了一笔横财。好运接踵而至,又一次去旱地里挖粪池时,不意挖出7瓮白银。黄友得到这两笔意外之财后,买了几百亩田地出租,成为当时花县十大财主之一。黄友见家族财丁两旺,便于道光六年兴建了“谷诒公书室”,后又建造了村落中规模最大的家族住宅群“积墨楼”。沿中间青石铺地的“积墨巷”两侧,各树4座楼房,楼脚用两米多高的花岗岩修砌而成,饰以砖雕、石雕、灰雕、壁画,整体考究豪华,作为儿孙们读书作息之地。黄友延请名师授课,培养了三个儿子高中举人进士,留下了“七子三登科”的佳话。如今,“谷诒公书室”依然雄伟地屹立于古村中央位置。

三,景观

    朗头村与附近的茶塘古村、藏书院古村一起,形成了广东省罕见的规模巨大、保存完整的古村落群。以朗头为最,拥有318座古建筑,其中34间书室、18条古巷、17座炮楼和大批首尾相连的民,还有米氏太婆冢、青云桥、接旨亭、古井、旗杆夹等一大批古址。纵横几十条巷道穿梭其间,书室、门楼、牌坊散布,用于装饰的种种木雕、石雕、灰雕,技艺精湛,美轮美奂,素雅通透而不乏厚重的乡土建筑,令人叹为观止。

    与华南其它古村落一样,朗头村的宗祠、书室(私塾场所)之所以能躲过“文革”之劫,是因为在解放后及时将之辟为大队、生产队、小学、卫生站等“公家”用房。朗头村宗祠、书室的数量远在其它村落之上,不管“公家”怎么征用,也“消化”不完。既然大多数古建筑没有被充公,为何还能存留至今?村里老人说,“文革”时全村团结,没有出现派别之争,都属“东风派”,没有人去“破旧立新”。当时外村别派的“革命群众”也有想进来破坏的,但朗头村的民兵有几十条枪,日夜巡逻,有效阻止了村外的破坏性入侵。

    朗头村分为朗东、朗中和朗西三个经济社,形成首尾相连的3个村落。每社长800米,纵深850米。每个村落都设有门楼,每条古巷都设有木闸,形成相对独立的空间。朗头村古建筑以宗祠、书院最为壮观。

    北方古建筑“红墙黛瓦”,江南水乡是“粉墙素瓦”,朗头村的广府乡土建筑在色调上显得较为灰浊,是“青墙、黛瓦、白地”,建筑通常是灰麻石街、灰麻石勒脚、灰青砖墙面、灰瓦屋面,在屋脊、檐下、墙头、梁架等重点部位上,才饰以较鲜艳夺目的灰塑、陶塑装饰,麒麟、喜鹊、双狮等图案争相斗艳。在屋檐与屋面交界处常施以黑色边线,画上白色卷草,便轮廓醒目。在强烈的日光照射下,丰富立面变化,表现建筑造型的节奏和韵律感。黑白相间的线脚颇醒目清新,可减少热辐射和耀眼伤神。

    造型上,多以镬耳风火山墙为独特的造型特征,即像镬(锅)的两耳,称“镬(锅)耳大屋”。镬耳造型于明代中业被解释成象征明代官帽两耳造型,规定要有科举功名的人才有资格修建这样的房子;清代中后期,随着珠江三角洲商品经济的发展,宗族的平民化,镬耳风火山墙造型被民间泛化使用,并且同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紧密联系,成为了岭南建筑常用的山墙造型。朗头村现存的建筑,都是清代时修建的,传承了这种特色。

    镬耳山墙边的装饰,常是黑色为底的水草、草龙图纹,俗谓之“扫乌烟画草尾”,与水网纵纵横,滨临江海的岭南生活环境有关。山墙上的草尾装饰线条优美在黑底的衬托下,白色的草尾生机焕发,如鱼得水,是广府民系传统民居山墙上不可缺少的装饰图案;镬耳大屋又称“鳌鱼屋”。即大屋的正脊顶喜用中间双龙戏珠,两端鳌鱼相对的装饰鳌鱼为珠江三角洲流域建筑常用的脊饰。据说鳌鱼是西江流域族群的一种亲水图腾,而后又转化为龙母信仰、龙图腾崇拜,相传鳌鱼好吞火降雨而为人们偏爱。鳌(镬)耳山墙、鳌鱼脊饰同样可以视为一种亲水特征的建筑。传统建筑的屋脊还装饰夔纹,俗称为“博古”,据说是从商周的夔龙纹抽象变化而来的。这也是五行之中南方尚水的一种建筑语汇,并赋予深远的文化渊源。

    此外,龙船脊、风俗彩画、陶塑、灰雕以及神龛四周的砖雕、木雕,祠堂墀头上的精致砖雕,横梁上的斗拱木刻等形象无不寓意吉祥长寿,如意富裕等乡土朴素的情感主旨。

    走进这些老式住宅,很快就可以发现居住其中的妙处。村里一个老人说,朗头村的建筑很有特色,其木门、墙壁、屋顶非常坚固,木门包有铁皮,门框边均用花岗石镶嵌,青砖墙内砌入整块石板,屋顶则半尺左右就有一根大圆木,防盗功能良好。村里过去贫苦人家多住直头屋,即单间小屋;中小户人家多住明字屋和三间两廊,明字屋子为双开间,主间为厅,次间为房,厅前有天井,房后有厨房,独门独户,适合人口少的小康人间;大中型住宅基本格局多以“三间两廊”为主,所谓三间,即一座三间悬山顶房屋,明间为厅堂,两侧次间为居室。屋前天井,天井两旁为两廊。天井以围墙封闭。整座房屋平面为规矩的长方形。两廊中,右廊开门与街道相通,一般为门房;左廊多作厨房。民居的门,一般采用脚门、趟栊和木板大门,俗称“三件头”。“三件头”大门,既保持了居室的隐密,又利于通风透气,既可观察门外,又有较好的防卫功能,还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这是岭南建筑求实通透的一个形象的例子。有的在三间后面加建神楼,楼上靠厅的一面有神龛,用以安放祖宗牌位。此民宅模式是包括顺德在内的珠江三角洲乡村最普遍、最典型的标准住宅。村民建房以三间两廊为基本单位,并联扩大为多进多路大型院落。以三间两廊为基本格式,还可以有许多增删变化。

    祠堂大都始建于清代中叶后,其选址往往注重风水,因此常常不是正南正北,而是朝向经风水师勘定的特殊的角度。总的来说,其布局又十分相似,基地方正,负阴抱阳,背山面水,符合于风水观念中宅、村、城镇择址的基本原则和基本格局。祠堂门前是小广场,可供族人聚会,举行各庆典,另一方面开敞的平地也烘托了祠堂的雄伟气势。

    祠堂入口为门廊式布局,大门两边常布置须弥座塾台,往日每有祭庆,即有乐师于此奏乐。进大门后,是增强私密性的屏门,也称“中门”或“挡中”构成门厅,是传统广府祠堂常见的布局形式和设计手法;门厅后是天井。天井地坪标高略低,一般用麻石条铺砌,设排水明沟。天井左右为侧厢或檐廊,四边的坡屋顶形成“四水归一”之势。天井后是整座建筑的主体即中进议事厅,通常称“某某堂”多为三开间,这是全祠堂最大的单体建筑,满足族人聚会议事之功用,明间设屏风,以阻隔由议事向三进祠堂的视线;中进过后隔着狭窄的后院,是相对简朴的后座明间的供奉的是长房各代祖先,两边则为配贤祠及配享祠,供奉得科名的祖先及对建修祠堂有功的祖先神位。另一些小型祠堂和书室中,则采用了广府民居传统的门斗形式作为入口造型。平面一般为三开间,明间设门,两侧砖成房,不设柱范,构架较简单,虚实对比强烈。

    整体上看,朗头村祠堂的平面布局和空间组织对外封闭,对内开敞,采用严谨的中轴对称布局,以寓含自明代以来倡导的伦理和礼制秩序,结合天井组织院落和建筑,跌宕起伏,井然有序,构成有机的整体。

    庙宇一般采用马鞍形风火山墙,分在庙宇两侧,墙体成梯级渐次升高的景观,在山墙边界处常施以黑色边线,描画白色细线衬托,轮廓醒目。由于广府民系地处珠江三角洲水网地带,广府乡民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因此乡土聚落中的宗教信仰及民俗节庆也处处体现“水”文化的存在,普遍供奉着洪圣庙、龙母庙、天后宫、北帝庙等水神。

    朗头村有17座炮楼。清末民初,广东社会陷入动荡,盗匪问题严重,为保境安民,水乡聚落进、出口往往修建高高的炮楼,成为岭南水乡异于江南水乡的独特景观。资料记载:

    “村落多筑高楼以居,凡富者必作高楼,或于水中央为之。楼多则为名乡。遥望木棉榕树之间,矗立烟波,方正大小,一一相似,势如山岳之峙,皆高楼也。楼基以坚石,基崇一丈七八尺;墙以砖或牡蛎壳,其崇五六丈。楼或单或复,复者前后两楼,盘回相接,雨水从露井四注,名“回字楼”,罩以铁网铜罛,隐隐通天,楼内分为三重,每重量工三四小牖以了望。顶为战棚,积兵器炮石其上,以为御敌之具。寇至则一乡妇女相率登楼,男子从楼下力斗,斗或不胜,由寇以秋千架巨木撞楼,或声大铳击之,或以烟火焚薰,楼中人不能自固,争从楼窗自堕,以求缓须臾之死,惨不可言。是楼虽壮观瞻,亦寇盗之招,此乡落之莫可如何者也……”

    村前地坪开阔,古井、半月形水塘相映成趣;塘基上遍植荔枝树、龙眼树。朗头村有两件宝,都在村东头,这就是青云桥和红棉树。青云桥建于1507年,桥洞宽4米,深11米,以前这里水清如许,村民常在桥下划船、游泳,老人们说,小时候红线女还在这里唱过粤剧。以前花都有首民谣提到“朗头桥、茶塘庙”,“朗头桥”指的就是朗头村建于明代的青云桥。离青云桥不远,有棵高大的木棉树,距今有五六百年的历史,本是广州最为古老的木棉树,也是朗头村的象征,可惜因蚁患于2010年死了,巨大的树干依然伫立在村头。

四,记忆

    从书中得来的历史,往往不是真实的历史原状。就如同朗头村的《黄氏族谱》并不能完全代表一个村子的发展变迁史一样。但是,从现在人的记忆描述中去构建二十年的轨迹,倒是可以实实在在地感知那年那月。

    黄镇华1953年出生于朗头村,今年61岁。他算是那时村里头脑灵活的人,十几岁就到镇上的建筑工地做小工,靠力气挣钱吃饭。几年后他进了镇上的建筑公司,当了一名泥水工,算是工人。在镇里的各个工地干活,但还回村子住。20多年前,社会上还没有“包工头”这个称谓的时候,他敏锐而果断地离开建筑公司,开始自己带几个人搞建房承包,自己给请的师傅、小工付工钱。提泥沙的小工5块钱一天,大工20块钱一天。不久他花两万多块钱在紧邻村子的东边盖了两栋平房,搬出了拥挤的朗头古村旧屋。一家7口人在朗头古村的旧房子里,实在挤不下了。朗头村的古建筑旧房,在这个时候,不能满足人口增长和改善居条件的刚需了。这个时候,村里开始陆续有人在东边、北边盖了砖瓦房,从古村旧房子里迁出来。古民居群在鳞次栉比的小洋房包围下,显得七零八落:最大的宗祠被改建为村里的小学,如今空置;很多居民直接对旧房进行改造,两廊铺上水泥天面,趟栊换上不锈钢防盗门,门框贴上彩釉砖。

    上世纪90年代前,正是中国人口增长的高峰期。朗头村人口在这个时候增长了一倍。村里都是几代人住在一处,家里一个儿子结婚了,常常并不分出去,而是分一个房间给他,一家人仍是共用一个堂屋,同吃一口灶。整个村子都显得紧密,户与户、人与人的关系,都结合得紧密。吃饭的时候,都可以端着碗走东家串西家的,或者挤到巷口的长条麻石凳上,坐成一条。

    那时候,黄镇华的大儿子国乾和小儿子国坤,都在村里的祠堂中上小学。祠堂小学位于村子前排中部最大的书院内。由于黄镇华早年是建筑公司的工人,后来又做了第一批“包工头”,经济条件当时在村里算是比较好的。但国乾和国坤放学后,还是要到地里去帮大人收菜,并提回家中。

    在那些计划经济的年份,家家连煮饭烧水用的柴草都是按家庭人口分配。村里已经嫁到城里的女孩黄月华,七十年代生,她回忆,她家 6 口人,一年下来大概只分到100多斤柴草。因而,忙完手头的农活,家家户户都要上山砍柴。她回忆:

    上山砍柴的日子,早晨 5 点多钟,父母就把我从甜梦中叫醒,他们老早己经煮好了一大锅饭,一家人就着榄角蒸成鱼吃完。出门前,妈妈分别用三只大饭盅装好满满的三份饭菜,装好茶水,带上锋利的柴刀、结实的扁担和坚固的绳子,然后叫上事先约好的邻居,趁着天色欲曙,薄雾较笼,古老宁静的乡村还沉浸在酣梦之中的时候,像行军打仗的军人一样清一色穿上当时最方便实用的解放鞋,全副武装一起说说笑笑向着大约 2 公里外的山里山发。山于周边砍柴的人很多,加上长年黑月的砍伐,要找到柴草丰美的地方都不容易。大家在迁回曲折的山路上来回奔波和寻寻觅觅。当发现了适合砍柴创草的地方,大人们便兵分几路,在各自的地盘上开始埋头苦干起来。

    我知道父母把我带到山上一起砍柴,井不在乎我能砍多少柴草,重要的是趁此机会锻炼我吃苦的毅力和意志,空旷的山野上,一阵阵夹杂若种种花木草香的山风徐徐吹过,一声声清亮悦耳的鸟鸣在耳边响起,偶尔有色彩斑斓的蝴蝶在不如名的野花上飞舞。不知过去多久,山上的阳光也变扣越来越炽热,肚子开始咕咕乱叫。大人们已经砍了不少的柴草,一字排开在阳光底下曝晒,爸爸和妈妈浑身给汗水湿透,黝热健康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当他们认为荣草已经砍得差不多时,大家放下手中的柴刀,一起围坐在荫凉的大树底下,各自拿出带来的饭菜,尽管带来的饭菜早已变凉,但己经饥肠辘辅和休力消耗严重的他们哪会计较,每一个人都捧着饭菜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好像他们嘴里吃壮的是世界上最英味可口的饭菜。也许是太饥的缘故,平日里吃着感觉有点腻味的榄角,此时此刻此地吃到嘴里却有着无比的甘香美味,让我胃口大增,完全忘记了疲累。

    时间过得很快,不再炽热的夕阳给周国的群山镀上若有若无的金黄,经过将近一整天的辛勤劳动,大家的收获还其不错,大人们开始手脚利索地把己经晒到四成干的柴草用坚周的绳子严严实实地相扎好,然后用结实的扁担挑在肩上,妈妈也给我捆扎了一担不大不少的柴草,年纪尚幼、肩肪单薄的我只能用尽全身力气、咬紧牙关挑起柴草,然后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地走下山去,在艰辛中体脸来之不易的收获和喜悦。

    黄显标是朗头村的医生,他的诊所就在朗头村口的牌坊旁,默默地守望着这有6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75岁的他须发斑白,古铜色的皮肤,厚厚镜片后是一片浑浊,只有谈及他用毕生去保护的祠堂、书室、古村时才发出奕奕的神采。

    1939年出生的黄显标,家庭在村里算是富裕的,但父亲不务正业,赌钱、吸鸦片,对他并没有尽到赡养的义务。黄显标从小由外婆和母亲拉扯大。外婆是一个极其严厉的人,不准排行老三的黄显标四处玩耍,要他在家好好读书,而赚钱养家则是大哥的事情。酷爱读书的黄显标,倒也乐在其中,终日在祠堂看书、画画、写字。1955年,16岁的黄显标离开了朗头村,去湖南参军了。直至1992年退休方才回到朗头村。黄显标说:“当时路面干干净净的,池塘也清澈见底。有一班清远女孩来村里做工,都说这条村这么靓,要是能嫁过来,每天只让她们吃一餐饭都愿意!”包括附近村子里的女孩,想嫁朗头村,其实不光是村子美,更重要的还是那时朗头村相对富裕。

    在村里现今的老一辈人心中,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祭祀、做寿,以及春节、元宵节期间的投灯、舞狮这些民间传统活动。朗头古村人崇拜神灵、祖宗,崇敬长寿老人,他们天天拜神,月月祭祖,年年做寿。村里这些风俗有的已经灭失,大多还是被传承下来。

    在朗头村,神是天天要拜的。称拜神的人为“善男信女”,没有宗教信仰,也不专信某仙某神,不管是道教的,佛教的,或其它宗教的神、仙、佛、只要是自己崇敬的就一律当神供奉礼拜。当地有谚语“头上三尺有神灵,善恶自古有报应”。一始世黄仕明的后辈们,立村后,除了扩大农业生产和扩建住宅,有了积蓄,便先建神庙,然后建宗祠书院。元代时已先后建起有北帝庙、洪圣庙和金花庙(己拆),现在只剩下玄坛小庙。村里家家堂上都供奉有观音或关帝等神,主人早晚都要点香叩拜。庙里的神也有专人早晚去上香。他们说这是“香火不绝”, 寓意后继有人。逢初一、十五拜神还要摆上祭品。逢年过节拜神更加隆,点上好的香烛,摆满“三牲”(猪、鸡、鸭肉)和水果、茶、酒,拜完即烧衣纸,放炮仇,红白喜丧事拜神更加很隆重。

    祖宗月月要祭。朗头村有8座祠堂,按祖辈先后有黄氏祖祠和云涯、景徽、渔隐、留耕、栎坡、友兰、兴湘等公祠。除了黄氏祖祠是纪念立村始祖黄仕明外,公祠均是以各房的主要人物命名。解放前,各宗祠均有专人打理,像拜神一样,也要初一、十五供祭品。所以有月月祭祖之称。清明节是中国传统的大祭祖先节日,朗头村黄族还要增加两个大祭:一个是重阳节,花县各地黄族人祭拜第一世祖黄居正的夫人米氏太婆的衣冠冢;另一个是农历七月廿日,全村黄族人祭立村始祖黄仕明太公墓,这一天是黄仕明的忌日。他们还称这天为“吊鸭节”,这既因黄仕明是养鸭高手,也因养鸭是黄氏世代农业经济的重要来源。这三大祭祖活动,由族中男丁集体出动,先在宗祠祭拜,然后出发去“拜山”扫墓。拜山回来后便在祠堂内分“祚肉”,“祚”作福解,意思是祖先福荫后代。还要摆宴席,全族人集体大吃一顿。旧时各太公留有“公偿田”出租,收到的租谷换成货币用来祭祖开支和办族中公益之事。除了这三大祭,族中人有喜丧之事也要祭祖,如生了男孩要到祠堂“起丁”入族,结婚、死了人也要去祠堂拜祖先,还可以在祠堂内设酒宴。到农历七月十四日“盂兰节”这天,要请“喃呒佬”在村面做法事,据说是拜祭孤魂野鬼,让他们也得到安慰。

    年年“做寿”。长者越长寿越得到族人的尊敬,所谓“做寿”其实就是长者做生日。当地60岁以下叫做生日, 60 岁及以上者叫“做寿”,逢十叫“做大寿”。每年长者生日这天后辈便张罗酒席,请近房亲友来庆贺一番。做大寿就更隆重,请的客人更多,有摆上几十围酒席的,有钱的还会请狮子队、戏班来助兴。以上这些是家庭主办。还有一种是集体做寿,朗头黄族定每年七月廿一日,即始祖忌日第二天,为全村60岁及以上者做寿,请他们集中到黄氏祖祠大吃一餐,还要分猪肉,60岁至69岁的每人1斤,70岁至79岁2斤,如此往上推算增加数量。集体做寿旧时只男丁有份,现在妇女也参加吃一顿。分猪肉已取消,改为封利是,日期也已改为重阳节。

    这种敬老活动,还滋生了一道当地名菜。村里有一种敬老的习俗,年底干塘分鱼给老人。原来是把鱼斩开分配,斩开后分到的鱼不是有头没尾,就是有尾没头,大家认为不吉利。有人建议干脆把鱼整条煮成酱,这样鱼的头尾就都在其中。为了保鲜和好吃,鱼酱中拌入猪油和面豉酱,结果一尝试,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这种鱼酱非常好吃,朗头人后来的祭祀和敬老摆酒席少不得有这道菜了。朗头鱼酱连同南乳炆猪肉、豉汁炆牛仔肉,这三道菜在流传几百年,至今犹存。

    朗头村还传承了丰富的民间艺术活动。主要是舞狮、武艺和投灯、游灯,多集中在春节、元宵节进行表演。形式不多,但有它很独特之处。

    独特的舞狮贺年,表现出浓烈的团结友爱气氛。朗头村舞狮,有其独特的活动程序。大约是在明朝开始,三大房(即后来分立的西、中、东社)分别设立有各自的武馆。每年秋收后,各武馆利用晚上时间培训舞狮人员和传授十八般武艺,各房青壮年男子参加。春节、元宵节就是舞狮、武艺表演时节。年初一上午,村里三支舞狮队便聚到黄氏祖祠和庙宇汇演,祭拜祖宗和神灵。舞狮祭拜后,各队就表演十八般武艺。三支狮子队在庙前的广场上各显身手,虽无比赛,却是展示实力的时机,所以年轻人都非常卖劲。这时事全村人都来围观,锣敲声、鞭炮声不绝,人潮涌动,表演者和围观者都兴奋异常,一派欢乐景象。汇演罢,各社狮子队便回到本社的宗祠祭祖,最后才穿街过巷逐户进行贺拜。现在的长者回忆说“这天全村好似一锅粥”,沸腾起来!到了初二,各社的狮子队便出动在本村各社去互拜,也是先祭拜宗祠,然后逐户贺年,全村都沉浸在热烈的气氛之中,表现出浓郁的团结友爱的精神。年初三开始,全村三支舞狮队全部出动,到邻村和炭步圩去贺年,外村的狮队也到望头村贺年。连续十多天,通往各村的路上,狮子队来来往,锣鼓喧天,表现了和谐的邻里关系。

    元宵节期间,张灯、投灯和游灯活动把过年的气氛推到极处。家家户户在厅堂上挂灯笼,这叫张灯,初一挂到正月十五元宵节这天。投灯和游灯是为贺元宵,在正月十三或十四晚举行。这晚,村里庙前的广场上,提前搭起灯棚,棚上挂有各式花灯,数量每年并不相同,一般十八至二、三十盏。花灯各有名称,如“主帅灯”,“宝莲灯”,“鲤鱼灯”…… 傍晚,在广场中摆上百席酒菜,全村人集中大汇餐。

    餐后,投灯开始。主持人介绍花灯名称,念唱赞灯歌,求花灯会带来吉利。最先念唱“主帅灯” :
主帅正灯最吉利,光照人间好威风,保佑得主兴家业,新年财运最亨通。

    主持人一边唱赞歌,一边眼观六路,看见台下有人举手,主持人即停口。投灯者大叫“我出一担谷!”主持人立即宣布有人投“一担谷”,并唱歌赞美。接着又有人叫:“我出两担”,如此轮番竞投,最后没有人加码,便宣布投得“主帅灯”的人名,这盏灯就归他所有。“主帅灯”为头盏灯,争夺最为激烈,拍价最高。如此这般,灯棚上所有的花灯投完之后,主持人又唱赞歌,代表全村人感谢投灯得主,称赞他们的善举,会得到好担。投灯的收入,全部用于村里敬老、助贫等公益事业。投灯结束后,随即锣鼓声起,醒狮群舞。壮汉把庙里的菩萨抬出来,走在前面,随后是少年高举红灯笼,醒狮跟进,在村里各条巷道游行。游到各家门口,这家的主人均燃放炮仗,以表欢迎。第二天晚上还要舞狮送灯给花灯得主,最后舞狮队围着全村四周游一大周,游灯才结束。如今,村里很多人不再从事农业生产,投灯活动改作以现金拍投,不再用稻谷等农产品,而且来投灯者不限于本村人,外地人也可以来投,第二天照样要舞狮把花灯送到得主家中。

    近年来,村里成立了专门的投灯会,负责投灯活动的组织工作。由于投灯的彩钱由原来的农产品变为现金之后,价码不断被抬高,投灯也由现场临时拍卖式,变为投前酝酿式。投灯之前,投灯会的人会跟有投灯意向的人接触,与之洽谈所投灯的序号数、投灯彩钱,并按他的要求拟定赞词。比如2013年春节,有意投“主帅灯”的是一个生意人,投灯会拟定的赞词是:

    第一明灯到家中,红光四射好威风。生意兴隆似潮涌,大展宏图事业丰。积德行善人赞颂,生活美满乐融融。丁财两旺名出众,富贵双全永不穷。

    都是求财丁、赞品行的话,投灯者非常满意。当年,“主帅灯”投得者出价达二万八千元。有一家是做茶楼生意的,投灯会给他家拟定的赞词则是:

    此盏明灯到门庭,茶楼旺市又顺景。品种齐全又抵食,饭热菜香味口好。喜庆筵席生意旺,顾客如云第一楼。

    朗头村旧时过年或中秋节,往往会请粤剧团演三天大戏,剧目有 “八仙贺寿”、“六国大封相”等。这里解放前已有业余的粤曲演唱活动,解放后曾成立有业余粤剧社,文革时已停止活动,近年来朗头业余曲艺社再度兴起。

五,当下

    如今,祭祖、做寿、舞狮、投灯,这些活动,村里人都传承下来,沿袭至今。但是,现在住在朗头古村里的人家,却寥寥无几了。基本上都按照现代农村里的新式样子,在紧邻古村的东面、北面,盖了砖混结构的楼房,陆续举家迁了出来。古村里的巷道,只偶尔回去走走,很多地方荒草没膝,或者一户整个院落里,杂木生得都没有放脚的空地方了。除了一年中清明和春节两次祭祀,村里人办喜酒,年轻人很少再走那些青石铺地的巷道了。巷道里铺地的青石,经南方连绵的雨水冲刷得对90后这代人来说,古村开始退出他们的生活。

    活在当下,这是近年来一个网络流行语,对这些90后的年青人来说,体现的是与他们世世代代黄家先祖生活的迥然不同。他们紧邻空港花都,具备了国际大都市广州人的身份。他们不再像他们村里600多年来的奋斗历程一样的人生,不再走到祠堂读书、参加乡试、进京求仕,或者养鱼放鹅、栽果种稻的道路,绝大多数离开村子,走进城市。

    “15年了,我一直等着朗头村旅游景点开放的那天,现在头发都等白了,还是什么都没有等到,却看着这些房子一天天烂下去。”2007年9月,村里一位叫黄显标的老人,在黄昏时分,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时时,面对孤独的古建筑群,微澜荡漾的池塘,叶子随风轻轻摆动的榕树,说了这番落寞的话语。他没有想到的是,仅仅是五年半时间,朗头古村已经被列为首批“广东省古村落”、“广州特色古村落”、“花都乡村旅游点”、“广东古村落文化保护基地(广府村落)”,由政府出资的全面修缮、美化都已经完工。

    如今的郎头村,位于花都区炭步镇西南面两公里处,拥有优良的交通、优美的农业环境、发达的水系、浓厚的民俗民风以及深厚的文化底蕴。

    在农业经济时代,朗头村因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人才辈出,曾经富甲一方,到了工业时代的今天,朗头村经济开始落后了。全村总面积为6.25平方公里,分朗东、朗中、朗西三个经济社,总人口2400人,耕地面积2100多亩,鱼塘面积2300多亩。2011年,村、社总收入229万元,人均收入达9003元。这个收入水平,在当地来说属偏低层次。

    地处工业繁荣的广州市,周边村镇因工业带动,都发展成为城中村、工业区,而朗头村仍然以农业生产为主,以农业收入为经济支柱,村的集体经济发展缓慢,经济基础薄弱,成为了炭步镇村级集体经济薄弱村之一。这几年,朗头村已改造农田、鱼塘面积3000多亩,累计投入700多万元,农民直接受益,经济社集体发包收入已开始增加。

    朗头村现状产业,以第一、第二产业为主,第一产业居多,第二产业由于交通、规模、产品等方面的因素,现状经营欠佳。第一产业以私人承包形式,以鱼塘养殖、蔬菜种植、水果种植为主,集中成片的分布在村域的东南面;第二产业以砖厂、铸造为主,零散分布在村域的西北部,采用土地出租的形式获得经济收入;第三产业(旅游业)现正处于开发建设阶段。正是因为朗头村保留了较为完整的、规模型的第一产业结构,朗头的古村、水系、农田、植被才得以原貌保存下来,没有像附近村落因建造工厂和开发土地而使村落今非昔比。

    2011年开始,政府资金开始介入朗头村古村落的全面建设,朗头村历经了近现代一百多年的沉寂之后,迎来的发展的春天。朗头村以创建“广州名村”、“美丽乡村”为契机,以古村落旅游为名片,大规模展开了村容村貌综合治理,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村容村貌和人居环境,致力于把朗头村打造成宜居、宜游、宜观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2011年以来,政府累计投资超过3000万加强朗头村的基础设施和文化建设。对祠、宅、巷进行了修复,建设了集治安、健康、计生服务综合服务中心,文化站,户外休闲文体活动广场,篮球场,建设朗西、朗中村级公园,修筑两个健身苑,另建设一批宣传报刊橱窗和5个合理分布的无害化公厕。为了规划好、发展好朗头古村的文化价值和旅游资源,由政府出面在朗头村西、北调整出一块一定规模的土地,用于旅游项目开发一期建设。按照丰富内涵、打造特色、形成品牌的要求,兼顾生态、产业、村庄、人文、景观,建成一个富有地方特色的美丽乡村示范区。把水系的建设与排水系统、污水处理系统等基础设施建设相结合,在实现雨污分流的基础上,在村的水系中,通过密封管道把生活污水收集到处理系统进行生态处理。整合水塘、荔枝林地等自然景观资源,连片改造成的具有地方风情特色、环境优美的休闲景观区,与古村风貌相得益彰。在居住区加强绿化建设,增加植被,并保留本土特色,如选择本地的树种。在古村中,对拆除新建建筑后产生的空地通过种植林木,改造成绿化空间,增加古村的历史厚重感。通过一系列对自然环境资源的科学利用,既为村民居住提供了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又增加了旅游亮点。为开展旅游营销,村里邀请电视台、摄制组到朗头取景,打造“人文美丽乡村”新形象;编制小册子,向普通市民推荐朗头古村落;向旅行社推广、签订合作协议,争取稳定客源。通过两年时间加强文化设施建设,朗头村传统文化注入了活水,原生态的生活气息、风土人情、传统习俗得以保留和延续。朗头古老的文化活动也与现代文明相适应,成为了一个展示岭南传统风俗习惯、乡土文化的平台。

    这在种背景下,芋头节便在朗头村应运而生。朗头村芋头节所营销的芋头品种叫槟榔香芋,原本在炭步镇文冈村大规模种植,有五百多年的历史。如今朗头村也有种植。在朗头村办芋头节,是属于炭步镇整合旅游资源的结果。

    这里盛产的芋头,乃炭步芋之精品。据《花县志》记载:“炭步芋为有名产品,种法大抵与姜夹植为多,其所胜者是处表土松厚,堆培得宜,故收量优而品质且佳也”。文冈村的表土泥质含磷、钾教高,这里出产的香芋个头大,淀粉质多,有粉而香的优点,用来做菜,香气四溢。剖开芋头,可见芋肉布满细小红筋,类似槟榔花纹,栽培学称之为槟榔芋,故又名槟榔香芋。槟榔芋即可作蔬菜,也可当主食,还有较高的药用价值,有散积理气、解毒补脾、清热镇咳功效,是婴儿和老年人的营养珍品,以其独特的肉质粉、味香、质优、产量高、商品价值高且销路好而受到广大农户的喜爱。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炭步香芋早已远销香港、澳门、新加坡、加拿大等地。炭步芋头被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指定为专供产品。从2013年5月开始,摆上了中南海的国宴餐桌,成为“御品”。

    芋头节一年一度。2012年12月,朗头村成功举办了第三届芋头节。芋头节集餐饮旅游、农产品展销、民间文艺和民俗汇演于一体,吸引周边地区人员参加。最具噱头的是芋头王拍卖。芋头王拍卖类似投灯活动,把芋头排出名次,进行公开拍卖,所得善款用于村里公益事业。去年,头名芋头拍得38.5万元。

    中国共产党的十八次代表大会,把建设美丽中国作为当前目标。朗头古村搭上了全国性美丽乡村建设大行动的快车,在政府资金、现代设计和朗头人的集体包装和推动下,古村的历史积淀必将焕发出全新的历史面貌,成为一个全面展示岭南人文、建筑和农村社会全貌的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