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交流

当前位置 > 主页 > 成果交流 > 姓氏祠堂 >

百年风雨话祠堂

日期:2015-01-14 作者:黄永奎 点击:
走进花都,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座历史久远的城市。这座古朴的侨胞之乡,历经千百年岁月洗礼和风雨冲刷,似乎并没有被时光抹去太多的棱角,依旧保存着丰富的文化古迹。被誉为历史活化石的“花都祠堂”,或许就是其中最为精粹的积淀。

闻名岭南的乡贤故里
闻名岭南的乡贤故里


    在神奇古朴的花都大地上,屹然矗立着三百余座祠堂。她们穿越漫长的时空隧道,为我们带来久远的先人信息,是紧紧连接我们与母体文化的血缘脐带。虽历经数百年的风雨,铅华洗尽,仍能彰显一个个家族沧桑的历史。数百年来,他们,就这样静静凝望着苍茫的大地,无声诉说着道不尽的前尘往事。翻开尘封的历史,寻找远去的记忆。

    走进花都,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座历史久远的城市。这座古朴的侨胞之乡,历经千百年岁月洗礼和风雨冲刷,似乎并没有被时光抹去太多的棱角,依旧保存着丰富的文化古迹。被誉为历史活化石的“花都祠堂”,或许就是其中最为精粹的积淀。

    据《广州市文物普查汇编》(花都卷)记载:"花都地区现有祠堂290多座,星罗棋布,几遍及各乡村,囊括诸姓氏。"其实加上没有登记在册的数字,花都现存祠堂、庙宇、书院、碉楼有559处,仅祠堂就有300余座。据统计,花都全区188个行政村,几乎都有祠堂,数量之多,保存之完好,实属全国罕见。

    这些祠堂选址巧妙,或处于田园之畔,碧水相邻;或与周边街市、居民住宅浑然一体,相得益彰;或设于群山环抱之中,与古朴村落杂合。彰显人与自然的和谐,既典雅、庄重,又神秘、祥和。其布局规划,独具匠心,地理位置凸显风水宝地。

耕读人家牌匾
耕读人家牌匾
 

    她们兼有耕读文化、民俗文化、姓氏文化、族群文化和岭南建筑文化的特征,像散落在花都大地上的一颗颗明珠,穿越漫长的时空隧道,为我们传递着久远的先人信息,记录着数百年的沧桑巨变,默默地向人们诉说着不老的传说。

金龙腾空
金龙腾空

    据考据,花都祠堂基本都是明清以后修建。那么,这些祠堂为什么都是在明清以后才开始修建的呢?据史料记载,祠堂最早发韧于汉代,但修建祠堂素有等级之限。做过皇帝或封侯的姓氏才可称"家庙",其余只能称宗祠,到明代嘉靖年间才准许“民间皆联宗立庙”。至此,一时间花县境内祠堂兴起,蔚然成风。

每一座祠堂都有自己的特色
每一座祠堂都有自己的特色

    每一座祠堂,都记录一个姓氏或一个家族的兴衰史,每一座祠堂,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许多人往往因为战乱、饥荒、或其他原因,由北方举家迁徙于此,生息繁衍。他们后来家业逐渐壮大,把这里作为长久的安身之所。明清以来,一些名门望族纷纷以祠堂的形式彰显宗族的实力,于是建祠立庙。清人屈大均谓:"其大小祖皆有祠,代为堂构,以壮丽相高。每千人之族,祠数十所;小姓单家,族人不满百者,亦有祠数所。其曰大宗祠者,始祖之庙也。" 亦可作为花都地区宗祠状况的写照。祠堂除祭祖之用外,还有正俗、教化、权力施行、法庭之功效。


资政大夫建筑群

    在这些祠堂中最为有名的当数花都三华村资政大夫祠古建筑群,它始建于清代同治二年,比广州著名的陈家祠还要早25年,集资政大夫祠、南山书院、享之徐公祠以及旁系水仙古庙于一体,为广州地区最大的带圣旨牌坊的祠堂建筑群。清朝同治年间,三华村人徐方正、徐表正共同任职兵部,深得朝廷赏识,同治皇帝把徐方正的祖父徐德魁、父亲徐殿魁封为"资政大夫",把徐表正的父亲徐爵魁封为"奉直大夫"。为炫耀皇恩,徐方正建造了资政大夫祠,徐表正则建造了南山书院,徐氏后代又续建了亨之徐公祠。这些祠堂融书院文化、祠堂文化、宗教文化和雕刻艺术为一体,令人叹为观止。为了彰显家族声威和经济实力,建祠者还请名师雕琢花、鸟、虫、鱼以及人物等嵌砌于祠堂壁肚之上,留给后人弥足珍贵的建筑标本和艺术瑰宝。祠堂内的红砖碧瓦、雕梁画栋上,精美的图案记载着古时的故事;石雕、木雕,彩绘上的花纹图案,昭显着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其主体建筑将灰塑、砖雕、石雕、木雕融于一体,装饰精美,美轮美奂。其规模之大、建筑之美、保存之好,在广州乃至广东都极为罕见,实在是岭南民间艺术建筑的一处瑰宝。

气势恢宏的门楼
气势恢宏的门楼
 

    规模最为宏大的当数炭步塱头村祠堂群,它以明清古祠堂群、古书院书室群蜚声岭南。现存完整的青砖建筑有近200座。有祠堂、书室、书院近30座,炮楼、门楼共3座。村内友兰公祠,灰塑博古脊,碌灰筒瓦,青砖墙,花岗岩石脚,红泥阶砖铺地。在第二进建有接旨亭,记载了明朝正德年间黄皞为官廉洁清正的历史。另有黄氏祖祠、云涯公祠、景徽公祠、渔隐公祠、留耕公祠等祠堂,它们都各具特色,飞檐斗拱,风格迥异。塱头村建村已有600多年,当您走进村子,穿行在这些古老的祠堂群落之中,寻觅着明清古文化的神韵,总是给人一种"穿越时空"的心灵感受。那些风雨浸润、蚁虫蛀蚀的雀替、廊梁、挑头、灰塑正脊至今风韵犹存,垣壁生辉,向人们诉说着她的沧桑和古朴。塱头的全部魅力渗透在这些精雕细刻的建筑里,让人参不透,道不明。

炭步朗头明清时期流传下来的旗杆夹
炭步朗头明清时期流传下来的旗杆夹
 

    这座位于三华村中华社、外表看起来不起眼的祠堂叫集之徐公祠,然而,她却具有非凡的意义和鲜为人知的故事。它坐北朝南,三间两进,前设四架轩廊。镬耳封火山墙,灰塑博古脊,青砖墙。祠的后楼虽已杂草丛生,却是中国同盟会广东番花分会旧址。1909年秋,花县三华村人徐维扬受同盟会南方支部派遣,回乡发展会员,建立组织。同年9月,广东番花同盟分会正式成立,分会机关就设在这座祠堂的后楼上,分会负责人多次在楼上聚会密商,黄兴也几次秘密到此指导。1911年农历3月29日,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为推翻清王朝的统治,在广州举行起义。徐维扬召集百余人组成 "敢死队"与敌军进行了殊死决战。花都18志士终成英烈之魂,其中16人姓徐,浩气长存黄花岗。

    年代久远的花东镇九湖村王氏大宗祠毗邻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它始建于明代万历年间后期,坐北朝南,广三进,深三进,塑博古脊,碌灰筒瓦,青砖石脚,亚脊有鳌鱼、人物造型、狮子、花鸟等图案的灰塑,工艺精细。门前广场立有两对旗杆夹,分别为进士命卿公、进士国辅公所立。当飞机从王氏大宗祠的上方划过长空,现代文明和古文明交相辉映,让人不由不惊叹人类的智慧和历史的沧桑。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王氏大宗祠成为花县农民协会和花县农军总部驻地。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时期,这里曾是花县农民运动的大本营,著名的农民运动领袖彭湃、阮啸仙等经常出入于此指导工作。

    就具有家族延续色彩的当数赤坭黄沙塘村干亭朱公祠,它是由近代外交家朱兆莘祖父朱桂芳始建,这座祠堂坐西朝东南,三间两进,人字封火山墙,灰塑博古脊,碌灰筒瓦,青砖墙。祠堂前面有旗杆夹和朱兆莘简介碑、墓碑。朱公祠记录了朱桂芳、朱珩、朱兆莘祖孙三代文化名人的遗迹。走进祠堂的大门,让人顿感光阴瞬间轮回,门外是人间朗朗乾坤,门内却是悠悠百年历史。

    赤坭村三和庄祠堂则以"进士第"扬名,它建于清嘉庆年间。因花县赤坭人宋廷桢与其子先后考取进士,时人称"父子进士"。宋廷桢为官20年,在家乡三和庄建"进士第"。三和庄为一组三进三座近4000平方米的宗祠式建筑组群。虽已破旧,但是当您抚摸着祠堂的楹柱,凝视高耸精美的斗拱、檐柱、屋脊,观赏雕刻在屋檐、门楣之上的精美绝伦、细腻纤巧的花草鸟兽和戏文图案,怀古之情油然而生。

重建中的骆氏家庙
重建中的骆氏家庙
 

    此外,还有许多承载着我区乃全国的重要历史文化意蕴的祠堂。如在官禄村,洪秀全纪念馆旁边静静地矗立着洪氏宗祠,虽然破旧,但是仍然昭示着当年天王领导太平天国叱咤风云的革命历史;正在重建的炭步光禄大夫家庙,始建于清同治年间,可惜1939年遭日军烧毁,仅存遗址。遗址前的石狮为一雄一雌,昂首直视前方,凸显家庙主人尊贵的身份和显赫的地位。2013年由骆秉章后人骆鼎捐资重建,主体建筑将于2015年竣工。

祠堂也是村民娱乐聚会的场所
祠堂也是村民娱乐聚会的场所

    花都境内祠堂众多,一座座祠堂陈列着古老的文物,或镌刻着传宗接代的"家谱",向人们倾诉着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她们涵蕴着民俗文化的密码,集中展示了不同时期的政治、经济、社会风貌和地方风俗,具有丰富的人文底蕴。花都祠堂以她那独特的魅力吸引着海内外的学者、专家、游客前来考察参观。2014年7月,花都祠堂文化研究会正式成立,约70名会员对花都祠堂展开了全面的研究和发掘。

祖祠是黄姓家族的公共祠堂
祖祠是黄姓家族的公共祠堂
 

    花都祠堂仿佛一座座神秘的古堡,历经数百年的风雨,依然镶嵌在花都的大地上,等待人们去探索。行走祠堂,徜徉其中,如同穿越浩淼时空,回到久远的年代,感受到那个时代的人情事故,心中倍增对世态炎凉、悲欢离合的种种感慨,此中情怀,不言而喻。在源远流长的历史长河中,当我们审视这些祖先留下的这些"活化石",璀璨夺目的花都历史文明在斑驳陆离的祠堂文化中得以再现,让人感叹不已,难以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