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交流

当前位置 > 主页 > 成果交流 > 姓氏祠堂 >

骠骑将军的故乡

----炭步鸭湖村访张氏祠堂

日期:2015-01-14 作者:钱春华 点击:
古榕参天,清风徐徐。丫髻山下,巴江河畔,一大片湖水边,座落着炭步镇的鸭湖村。村名极富乡村气息,让人一瞬间想到鸭,想到湖,还有那养鸭的村民。在不求甚解的俗人眼里,鸭湖村不过是广东芸芸古村落中的一座。它临水而建的样式,它的种稻养鸭,似乎与别的

    古榕参天,清风徐徐。丫髻山下,巴江河畔,一大片湖水边,座落着炭步镇的鸭湖村。村名极富乡村气息,让人一瞬间想到鸭,想到湖,还有那养鸭的村民。在不求甚解的俗人眼里,鸭湖村不过是广东芸芸古村落中的一座。它临水而建的样式,它的种稻养鸭,似乎与别的村落没有什么不同。树木郁郁苍苍,湖水波澜不惊,民舍俨然,村道洁净,驻足此处,心胸豁然开朗,仿佛生活给予的负累都能放下了,大可以清静无为地享受一番只有乡村才有的宁静与安逸。但是,如此宁静安逸的村庄确实有着宝贵的民间文化遗产和人文典故,等着有心人去挖掘和探访。

让斋张公祠
让斋张公祠

    在炭步镇,每个较大的村落都建有祠堂,有祖祠(供立村始祖),还有各房头的太公祠,本地人对纪念先人十分重视,祠堂是各姓宗族祭祖、添丁、结婚、办丧事和敬老的活动场所。在鸭湖村,有着两座并肩而建的祠堂,分别是“张氏祖祠”和“让斋张公祠”。它们已存在了200多年,形如父子,至今保存完好,在正常使用中。每座祠堂的面积达到900多平方米,两座祠堂的面积加起来是1800多平方米。祠堂的单座面积,在花都众多祠堂中属于较大的。其中的“张氏祖祠”是为纪念明朝洪武皇帝亲封的骠骑将军张柏庭所建。

鸭湖村的前世今生

    巴江河,其形状如一个“巴”字;鸭湖村,村如其名,它的地形相当于一只鸭的形状。“巴”字面前一只“鸭”,水是万物之源,巴江河养育了鸭湖村,从立村以来,村里以种稻和养鸭为生,生生不息,繁衍至今。

    鸭湖村从哪一天起立村的?据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借助族谱回忆,此村的一世祖叫张叔夜,在宋末兵荒马乱的年代,从浙江逃难而来。鸭湖张氏一族距今天张氏第一脉来此已是第105世。张叔夜来到此地的时候,这里本来就存在一个鸭湖村,为罗氏宗族聚居地。在热心的罗氏族人关心和救助下,张叔夜得于立足,并娶了罗氏女成家立业,以种地教书为生,生养子息。后来,随着时代的演变,鸭湖村变成鸭一村、鸭二村,鸭一村为罗氏聚居,鸭二村为张氏聚居。直到今天,提起鸭湖村,其实是指鸭二村,但沿用鸭湖村的叫法。而鸭一村,今天仍然叫鸭一村。

    鸭一村和鸭湖村同属巴江水系,同靠丫髻山。两姓世代亲如一家,罗氏宗祠和张氏宗祠的上联都是一模一样,罗氏宗祠上联是:“丫山  毓秀,潮水潮中。”此“潮”字取自罗氏临得较近的巴江潮汐中的“潮”;张氏宗祠的上联是:“丫山毓秀,湖水湖中。”“湖”取自鸭湖的“湖”字。就连罗张两姓的坟地,都是相连在一起,堪称今生在一起,黄泉也相伴。他们的血脉,从张氏第一世祖起,就一直相连在一起,从宋末到现代,无论沧海桑田如何变迁,他们血浓于水,亲如一家。

    鸭湖村风光秀美,人情淳朴,生态环境好。历代相传,鸭湖村有着一个不一般的自然现象。那就是,当每年的冬天湖水干涸时,会从湖底飞起几只野鸭,也有说是金鸭,它们在湖中盘旋徘徊恋恋不舍。这几只鸭是夜晚从别处飞来落脚的,还是从湖底自己长出来的,都不得而知。因此,鸭湖村又曾经叫宝鸭湖村。

    地灵的地方,必有人杰。历史已经不止一次这样告诉世人。

    人杰,就在“张氏祖祠”里,可以称得上是“千年等一回”。

“让斋张公祠”:张氏宗祠传佳话

    论名气,“张氏祖祠”当在“让斋张公祠”之上,但“让斋张公祠”建得比它早七年,就先介绍它。

    张氏繁衍到第八十四世时,世祖叫张仰华。他与妻子生养了四个儿子,其中有一个儿子叫张让斋。到了光绪元年(1875年),通过勤劳致富的张让斋孝心涌动,决定为张氏族人建一座宗祠,使自己这个宗族有个祭祖和议事的固定场所。自明朝起,就对民间建祠的条件放宽了,没有官职身份的人,草民有经济能力也能建,只是对规格有所限制。经过张让斋的发动和出资,加上全族人的齐心协力,“让斋张公祠”(村里人又称“张氏宗祠”)在一年的时间里就建起来了。

    祠堂的位置并不在人烟多的居民区,而是处于单独的一方背山望水的独立地域。这是因为祠堂和庙一样,从风水和民俗上来讲, 神前庙后为孤煞之地,祠堂占地建成以后都属于四阴之地,周围不适合人居住。如果受地理条件限制,祠堂和民宅挨得近时,必须在民宅向祠堂之方挂凸镜或平面镜,凸镜聚有反煞的作用。

鸭湖张氏祖祠是村民休闲的地方
鸭湖张氏祖祠是村民休闲的地方
 

    “让斋张公祠”和七年以后建造的“张氏祖祠”并排而立,门口的台阶有高低之分,“张氏祖祠”的台阶高,“让斋张公祠”的台阶平。因为祖祠里敬的是有功名的张氏第八十七世祖、骠骑将军张柏庭,宗祠的台阶相对平一些,表示尊祖敬祖。

刻在鸭湖张氏祖祠上的族谱
刻在鸭湖张氏祖祠上的族谱
 

    祠堂坐北朝南,主体建筑三间三进,右侧带一路建筑。总面阔19.5米,总进深47.7米,建筑占地955平方米。门前是开阔的水泥晒谷场,兼作体育运动场。主体建筑人字封火山墙,灰塑博古脊,碌灰筒瓦,青砖墙。全祠所有木柱、梁架、木门均为名贵的坤甸木料。

    头门面阔三间13.1米,进深两间9.1米共十三架,前廊三步。两根坤甸木金柱,前、后各四根石檐柱。大门嵌宽1.7米花岗岩门夹,石门额阴刻“让斋张公祠”,上款刻“光绪元年四月”(1875年),下款刻“陈璞书”。前廊梁架斗栱、封檐板木雕鳌鱼、花鸟、瑞兽、戏台等。青石挑头雕刻戏曲人物。次间虾公梁上有石狮子、雕花异形斗拱,雕工精美。花岗岩石墙脚高1.5米,门前三级石阶。右侧山墙嵌门官土地神龛,砖雕工艺精美,保存完整。

鸭湖张氏的祖祠前庭特别宽阔
鸭湖张氏的祖祠前庭特别宽阔
 

    中堂面阔三间13.1米,进深三间11米共十五架,前设四架轩廊。4根坤甸木金柱,前、后各两根石檐柱,三级石阶。中堂前带两廊,总面阔三间,六架卷棚顶。天井以花岗岩条石铺地。

    后堂面阔三间13.1米,进深三间10.6米共十五架。4根坤甸木金柱,两根石前檐柱。堂前三级石阶。后堂前带两庑,卷棚顶,前设四架轩廊。天井以花岗岩条石铺地。

    右侧建筑为衬祠,面阔4.2米,人字封火山墙,灰塑博古脊,碌灰筒瓦,青砖石脚,与主体建筑以宽1.8米的青云巷相连。衬祠檐下施有一组砖雕,工艺精美,保存完整。

石柱也是别具一格,有竹节的图案
石柱也是别具一格,有竹节的图案
 

    该祠曾为鸭湖小学校址。衬祠天井用钢筋混凝土封顶,改建成课室。

    张仰华另外三个儿子,一个去了花东镇李溪村,一个去了贵州,两个留在鸭湖。在花东李溪的那脉后代人丁兴旺,每五年至祠堂一小拜,十年一大祭。后来他们听从族人建议,改为三年一小拜,五年一大祭。

    在小富既安的村人眼中,此座祠堂的落成就是张让斋光宗耀祖的大喜事,但七年之后,“张氏祖祠”在朝野上下的期盼中诞生了。

“张氏祖祠”:武进士的荣光

    看过电视剧《一代贤后卫子夫》,会难忘一个官职:骠骑将军。它是指卫子夫的弟弟卫青。这个官职,马上让人想到沙场秋点兵雄壮威武之类的词。这个官职离我们非常远,但广东人也有自己的骠骑将军,他就是鸭湖村张氏第八十七世祖张柏庭,明洪武年间赐武进士出身、骠骑将军金吾大夫。但是,他最后战死沙场,遗体并未回到鸭湖村,只有家乡的亲人呼唤他的英魂回家。

    “张氏祖祠”又称骠骑将军祠。建于清光绪七年(1881年),官方出资修建。1985年重修。坐北朝南,主体建筑三间三进,左侧带一路建筑。总面阔19.4米,总进深47.7米,建筑占地952平方米。门前是开阔的水泥晒谷场,兼作体育运动场。右侧是让斋张公祠。主体建筑人字封火山墙,灰塑博古脊,碌灰筒瓦,青砖墙。

    头门面阔三间13.1米,进深两间9.1米共十三架,前廊三步。前设四根石檐柱,后设两根水泥檐柱。大门两侧镶嵌宽1.7米花岗石,石门额阴刻“张氏祖祠”,上款刻“光绪七年岁次辛巳(1881年)季秋”,下款刻“新淦姚沛□书”。两次间虾公梁上有石狮子、异形斗拱,下有花岗岩石包台(塾台)。花岗岩石墙脚高1.5米,三级石阶。

    中堂面阔三间13.1米,进深三间11.1米共十五架,前设四架轩廊。4根水泥金柱。堂前四级石阶。中堂前带两庑,面阔三间。天井铺花岗岩条石。

    后堂面阔三间13.1米,进深三间10.5米共十五架。4根坤甸木金柱,两根石前檐柱。后堂所有木料均为坤甸木,明间后墙设有神位。堂前四级石阶。后堂前带两庑,卷棚顶,前设四架轩廊。天井铺花岗岩条石。

    左侧建筑为衬祠,面阔4.1米,人字封火山墙,灰塑博古脊,碌灰筒瓦,青砖石脚,与主体建筑以宽1.8米的青云巷相连。衬祠檐下施有一组砖雕,工艺精美,保存比较完整。

    1985年重修时,头门正脊翻新。中堂前檐改用两根钢筋混凝土檐柱,两庑改建为钢筋混凝土结构。该祠曾为鸭湖小学校址。

    在祠堂第二进厅内迎面的两边墙壁上,挂着七具黑狮面具。我国是舞狮的发源地,大约开始于南北朝。舞狮分为南狮和北狮。传统南狮分刘关张三种,即刘备、关羽、张飞,各自代表的颜色为刘备—黄色,代表贵气,祥和,关羽—红色,代表财富,黄红狮是文狮;张飞—黑色,代表霸气,勇猛,是武狮。张柏庭本身是武进士,在纪念他的祠堂中存放黑狮,正是物与其主相得益彰。而在广东一带,敢舞张飞狮的一般都是技术一流的醒狮达人。这七具黑狮面具并非只是挂着,而是每年都要被村里拿出来参加逢年过节的醒狮活动。

    在1939年,鸭湖村遭遇了日军的烧杀抢掠,张氏祖祠的大门被烧毁,英勇的鸭湖村人不愧是武进士的后人,他们舍小家保祠堂,扛着锄头举着镰刀前来保卫两座张氏祠堂,使得相连的两座祠堂幸免于侵略者的火灾荼毒。

    1963年8月的一天,村里十几个年青人高喊着“破四旧”,要把张氏祖祠拆了,与护卫祠堂的几个老年人对峙着。在鸭湖村蹲点搞“四清”工作的中南第一书记陶铸闻讯后赶来阻止,阻止无效后又找这些青年的父母来做他们的思想工作,终于化解了这场灾难,祠堂得于保存完好。

    就在建“张氏祖祠”的前后七年内,官方出资,将鸭湖村的四座碉楼和村的围墙也建起来了,将张柏庭的坟也修大了。据村里老年人回忆推测,这七年应当是当时经济繁荣、人丁兴旺的年份,而且是张柏庭将军的名望带旺了整个村落。

    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鸭湖村的四座碉楼和围墙的青砖都被拆走建了今天的花都二中新校舍。围墙高2米,长约500米,砖的材质和建祠堂的一样,如今围墙只余下了一小段遗迹。

张柏庭墓:蔓草萋萋伴英魂

考证骠骑将军衣冠冢
考证骠骑将军衣冠冢

 

    张柏庭墓位于花都区炭步镇鸭湖村东北角的田中(土名落地金钱)。始葬于明代,清光绪五年(1879年)重修。坐北朝南。全墓总宽19.5米,总纵深41.1米,占地面积801.5平方米。坟头高2米多,墓面纵深11米,为交椅墓。据民国《花县志》载:“张柏庭,明洪武年间赐武进士出身,骠骑将军金吾大夫,花县炭步人也”。2005年9月广州市人民政府公布为登记保护文物单位。2008年登记为市级保护文物单位。该墓是研究明代墓葬形式的实物资料。

    今天流传下来的是,他的不幸战死,给亲人带来了荣光,更带来了伤痛,他是那个时代的战地英雄。虽是筑的衣冠冢,但送葬仪式的隆重和亲人的痛哭声却令每一代人都在口口相传。后来,他的墓被淹没在荒草丛中。到了清光绪五年,政府出资重修,使得他的墓规模巨大,主墙高2米多,墓面纵深一米,两山手共长18.1米。历史证明,青史留名的英雄,任何朝代都不会忘记。张柏庭的墓作为武进士墓,在广州地区也算不多见。他生前娶的一妻二妾,在身后同他的衣冠长眠在这座墓园里。生前,他们曾有约定,待我半生戎马,许你共话桑麻。然而,未及退隐的那一天,将军已经战死沙场。从此,万里层云渺渺,千山暮雪皑皑,天人永隔。他的三位妻室,分别是谢氏、钟氏、许氏,都被朱元璋封为三品淑人。

    令人称奇的是,张柏庭墓的四周和坟上并非杂草丛生,而主要生长着同一种蔓草,它齐半人深,外观像麦苗一样秀美,但比麦苗高大坚韧,像剑叶,但没有剑那样硬,它成片的生长着,四季长青,它们微微地弯着腰,清风吹来时,或者拂开它们去祭拜将军墓时,它们就铿锵地响着,仿佛利剑纷纷出艄的声音,护佑着长眠的将军和淑人。而在同一块山地的普通百姓的坟头上,这种野生的蔓草却又不多见了。

天后庙:风吹雨打众仙落凡尘

    天后庙尚存,现弃置。它位于炭步镇鸭湖村,为该村张氏和罗氏共同拥有的香火庙,内供奉天后元君。始建年代不详,清雍正七年(1729年)、嘉庆五年(1800年)、同治二年(1863年)和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先后四次重修。坐东朝西,前临巴江,三间四进,总面阔12.5米,总进深26.2米,建筑占地343平方米。碌灰筒瓦,青砖墙。山门面阔三间12.5米,进深两间7.3米共十一架,前廊双步。前、后各两根石檐柱。次间有虾公梁、石狮和雕花异形斗栱。大门嵌花岗岩门夹,石门额被灰砂覆盖。前廊梁架有鳌鱼托脚、柁墩、斗栱,雕刻有戏剧人物、花草连枝等纹饰图案,工艺精细,保存较好。五岳山墙,花岗岩石墙脚。拜亭为十架卷棚顶,与山门、中殿成“勾连搭”。

    中殿面阔三间12.5米,进深一间3.7米共六架卷棚顶。

    后殿面阔三间12.5米,进深三间8.3米共十一架。坤甸木金柱。后殿前带两廊,六架卷棚顶。右廊已坍塌。右廊有《重修天后庙碑记》,由县令应上苑撰写碑文,落款刻“雍正岁次己酉(1729年)谷旦重修,辛亥(1731年)季春吉旦勒石”。两廊封檐板木雕精细,表面仍保留金漆,保存较好。

    后庙两侧原有康公庙和洪圣古庙。民国27年(1938年),三座庙宇均遭日本侵略军炮击损坏。1952年,拆除康公庙和洪圣古庙,建材运送花县二中建新校舍。。

    每年农历三月二十三日为天后诞。

    如今的天后庙只有断墙残垣,里面供奉的众菩萨金身要么粉身碎骨,要么坐在地上,你望我,我看他,一片狼藉,全无往日受众生供奉的端坐样子。细看,只有入门的柱子上精雕细刻的竹子报安图,还在诉说着它往日的庄严和精致。(钱春华文 邓静宜图)

访鸭湖张氏后人
访鸭湖张氏后人

    讲述人:鸭湖村张文祖 张世洪 张世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