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交流

当前位置 > 主页 > 成果交流 > 姓氏祠堂 >

坐落在三华古村的花都第一祠堂

日期:2015-01-16 作者:宋其加 点击:
资政大夫建筑群 在花都城区包围下的三华古村,几百年来却坚守着岭南客家文化的传承,形成了独特的古村水乡文化景观。三华是建立广州民俗博物馆所在地,一进村就可观到水环的小路,村内古建筑、古祠堂在水的影印下随处可见,在水面上不断吹起清风和鱼儿腾空的


资政大夫建筑群


    在花都城区包围下的三华古村,几百年来却坚守着岭南客家文化的传承,形成了独特的古村水乡文化景观。三华是建立广州民俗博物馆所在地,一进村就可观到水环的小路,村内古建筑、古祠堂在水的影印下随处可见,在水面上不断吹起清风和鱼儿腾空的响声,在阳光的照射下,有其冷清而安逸。

    三华古村位于新华街主城区西边沿天马河。三华两字的意思是“三华之理所”。这一片开阔的平地,良田水面千亩,阡陌纵横,古村四周为城区环绕,天马溪河水涓涓流淌,最有诗意的西侧有资政大夫祠,祠堂前面的大榕树、小石桥,桥下的溪水,岸边的小竹林。坐在榕树下,空气中弥漫着蒙蒙细雨,可以欣赏到绵绵细雨中的如画景色古村。在过去,挑着担子的老农颤巍巍地走上石桥;放学的孩子们打着油布伞三三两两地过桥回家;河坝上洗衣服女人偶尔也抖落一些笑语。


大夫祠周边优美的景色

    三华古村的居民祖先来自外乡,因此保留这外乡一带的生活特色。多年来三华古村居民很少与外人交往,直至20世纪60年代三华也因此形成了“文化孤岛”,在以汉文化为主流的黔岭南地区,一直默默坚守着汉文化的传承。三华古村的建筑分两大块建设,南侧一村,北侧一村,建筑主体全部采用青砖、花岗岩石、木头砌而成,主体建筑祠堂带民居的形式。所以说三华,号称花都第一祠堂之村,在2009年三华古村被评为省级古村落。平脚起一片乡土味浓郁的祠堂古村簇台而立,古祠青砖青瓦的建筑和大门让人怦然心动。广州民俗博物馆就设在这古祠内,古朴清雅绚丽霓幻交融的氛围中遍是人流的攒动。旅游区给人的都是繁盛、喧闹的印象,走进大夫胜迹,令人羡慕的则是又一方的古朴而幽雅。眼前一荷花塘首先向人们娓娓地讲述她诗情般的历史,据说,祠前那条小河水孕育了大夫祠的存在。


雕梁画栋飞龙走凤

    古时每天清晨,居住三华的村民都来到泥溪河畔,浣衣、洗濯和拉家常,悠闲的日子写在她们的面颊上,花瓣、竹叶悄然落入水中,灰色的大夫古祠,剪影般的锅耳山墙,还有泥河上的小石桥、岸边的大榕树,却错落在新八景的星星点点的古祠——却构成了花都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正是这条含金量极高的小河流,使人口只有3千多的三华,面积不足1.75平方千米的古村,有了清代古村落的美誉。它亲手培育了清神宗大夫、进士、举人,徐祖并由此有了资政大夫祠建筑群。千百年来,环村而过的泥河一直在默默地看护着三华族人,她哺育着“逐水草而居”的古越先民和客家子孙,承载着一段又一段似重似轻的时间和人文。无时无刻地守候着一群属于她的先民。

    登高远瞰三华古村,泥河水绕过古村,半壁合抱弯如长月,古村浑若红日坐落当中,形成充满田园诗意的日月星格局。

    自给自足的农耕传统,使村民习惯于村内居住,村外劳作,现在三华村内大体保留了清代以来古建筑布局。民居建筑采用了“做龙脉”决定房屋的朝向,北南、南北,民居连片分布,不论奢俭肥瘦,祠堂有二进、三进。

    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资政大夫祠古建筑群是今天我们能够瞻睹的一抹辉煌。“大夫祠我们称作岭南有圣旨的第一祠”,是清朝同治年间兵部郎中、兵部主事徐方正、徐表正在家乡建起的祠堂,古色古香的清代建筑。四幢古祠、两幢后楼加在一起占地面积达18000多平方米,年代跨度达147年。作为清代古祠之大成者,这片建筑群气势恢宏、工艺精湛、布局合理。它由一字排列幢幢相接,云巷相通,既独立又统一,大到整体框架的设计,小到门墩、柱顶石的制作都十分讲究。此外,建筑木材、青砖、花岗石、灰塑的雕刻装饰艺术也令人叹为观止,大到门楼砖墙、石梁枋,小到窗框、斗栱、菱砖都镌刻了人物、飞禽、花鸟卷草等高浮雕图案,刀法或圆活豪放或简约栩栩如生,却一刀一笔也不多用,表现了当时祠堂普遍的工艺水准和建筑需求的高度。这片规模宏大,连片保存完好的巨大清代岭南祠堂建筑艺术珍品,有很高的欣赏和文物价值。

    “祠堂文化之乡”的神气魅力。然而,当你接近汉祖之地的聚居地,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资政大夫祠,你禁不住会被那以儒名家,诗礼传家之家风;气势恢宏,风格独特的花都祠堂文化;巧于因借、面水绕水的风水环境;千姿百态、巧夺天工的百工工艺;格调高雅,寓教于娱的装饰方式;顺应礼教、注重人伦的历年追求;族规严明,民风淳朴的乡野情调而陶醉。置身其中,你仿佛会觉得进入了祠堂文化大观园,流连忘返。

家世显赫、科第恩奉绵延

    徐祠,因其主人三华徐氏清朝家世显赫,成为岭南之望族而得名。据《中国姓氏寻根游》载:徐姓系出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徐姓大举南迁始于魏晋时,隋唐时期在我国南方又有了进一步的繁衍。南宋祥兴年间,徐姓人由江西、福建迁往广东的丰顺、海丰、梅县、博隆及潮州南坑,又一分支到花县。至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以疾辞居广州北部花县,传二十六世,徐德魁居花县山水之秀;再越二世,三华之灵气,徐氏由此发祥。”

    清朝,三华徐氏族人繁衍,书香不绝,科第绵延,自清嘉庆1796年徐氏中举人以来,半个世纪间,英彦隽才代不乏人。徐氏中进士两人,举人两人,荐举恩封两人。科举场上,曾出现“堂兄二人”、“一跃双龙”、“祖父举人”的史迹,真可谓举人、进士等蝉联资政大夫、奉直大夫、兵部郎中、兵部主事罗列冠裳。为答谢皇恩浩荡,在三华立祠,徐方正建造了资政大夫祠、徐表正则建造了“南山书院”后又建造了“亨之徐公祠,以标榜宗族荣耀,“以诗礼千秋涿郡宗”正是三华徐氏源出江苏,诗礼传家、家世鼎盛的生动写照。

古祠恢宏,岭南罕见

    由于家世的兴盛,三华徐氏相继兴建了规模宏大的祠堂、书院、祖祠、夫第。古时花县治出南门,跨过田野,到三华就有“忠直名臣”的祠堂、牌坊、“皇帝圣旨”坊迭次相迎,再沿村道直街至村东的水塘,南北达1.75平方千米。整个村落房屋数百间,小街巷纵横,小院落连片,聚族而居者徐氏几百余户,人丁逾千。村落的总体布局以宗氏祠堂膸中心,由多条南北、东西、向轴线组成鹅卵石、条石、青砖街巷横贯东西,祠堂、小庙、民宅三大宗支建筑呈三足鼎立,周围大夫祠、水仙庙、宗祠,建筑群直列,四十余处宗祠,两座牌坊点缀其间,这一切完全满足了徐氏家族、居住、聚友、宴饮、祭祀、读书等物质和精神生活的需要。

风水佳妙,环境典雅

    “新华峙其南,一水环其北(泥河),前有蔬、竹圃,后有埔田、水”,是族谱对徐祠风水环境的描述,徐氏夹三华而居,村头大夫祠为地势高台,形似小山坡。村落的主要建筑祠堂“面屏、正门见河水,后枕高楼”理想的阳宅理论布置,北以东西似水绿色为屏。以主体厅堂大夫堂为例遥对盘古王山,有“祠内设三巷,步步为高”之说,被人视为文脉所在,走上一回,可以步步高升,历代严禁有所遮挡。站在北正门南视,三巷恰好处于头门的门框以内,成为徐氏家族神圣意义的一种文化景观,亦为后示儿、孙辈好学奋进、施行家教的重要场所,通道直通,祠内设有功德坊、孝廉坊,有藏功纳气之功;中段正对“泥河”水系,(进水)寓招财进宝之意。三华中泥河斜向,并在祠前泥河溪上构有双吼石桥,大榕树,以增加锁阴气氛,汇至祠前塘一部滞流,并用人工挖筑水塘避免正门失之空旷。古人视水为财源和吉利的象征,“以阴地脉养真气”,要求进口开敞,出口宜关闭紧密,最怕直泻无收。水塘在祠前说是“水上收藏积万金”的蓄财之库。泄口建一跌坡,前溪流弯曲不至于直去无收,其上建石桥一座,形同关锁。其后又建高阁“坐镇”彻底扼住关口,以固一方之元气。在这里撇开小溪、月塘、石桥、大榕树的实际功用,景观效果不说,其借助山水形胜发族致富的尚风水布局为古代勘舆哲学理论提供了极好的注释。

古祠工艺,精美绝伦

    资政大夫祠古建筑群主堂广泛采用广东木雕、灰塑、砖雕、石雕、绘画装饰,无论是建筑构件,主墙屡头,屋脊、斗、栱、梁、枋、檩、牛腿、雀替、门、窗,还有室内的家具,均巧构细镂。广东工艺雕刻题材广泛,寓意丰富。装饰题材可分为人物、山水、名胜古迹、花卉动物、博古器皿、几何形纹等。人物题材又可分为历史故事、戏曲人物、宗教神话。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小品人物,如渔樵耕读,福禄寿禧等,反映了情趣盎然的民俗风情。花卉动物题材常取吉祥花草动物,表达了三华先民的各种美好愿望。在建筑上各种装饰工艺都在这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

遍布古村落的古井

    当你随意走进一间祠堂,村边小巷,也许和古村人民就有一次亲密的接触。清代古朴的民居,赋予这里厚实的生活气息,赋予了“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的丰富内涵。不信,你看看古村到处的古水井,它们青春不老,如今仍造福这里的百姓,浓缩在古建筑群中,滋润小村人家的日常生活。泥溪河这样一直默默地记录着三华昨天、今天、明天。和那些凝固在历史五线谱上的古建筑相比,文化和民俗则是一部流动的生活的历史。

    现在三华流传下的建筑文化,是以岭南文化最为厚重,同时揉杂当地客家、本土文化的内容,数百年来,容本土文化相互撞击、融合,形成有别于岭南文化和外来的亚文化群体,在以传统节日方圆几十里人都要赶来观看,三华重阳节的活动,也是当地古村特有的风俗,由大戏演变而来。节日无论走到哪里,汉民族的传统文化都是一脉相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