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交流

当前位置 > 主页 > 成果交流 > 姓氏祠堂 >

孝廉方正

----资政大夫祠主人徐方正、徐表正的故事

日期:2015-01-16 作者:宋其加 点击:
时光走到这里,从来都是不慌不忙的闲适安宁。徐氏,资政大夫祠,在徐氏祖宗的神灵面前,我只是听见了时光与时光的对话。几百年来,他的子孙还在这里生活,先人活在他子孙的血液里,活在这行写着孝廉方正字样的牌坊下 正如每一座宗祠都浓缩着一条祖辈支派迁徙

    时光走到这里,从来都是不慌不忙的闲适安宁。徐氏,资政大夫祠,在徐氏祖宗的神灵面前,我只是听见了时光与时光的对话。几百年来,他的子孙还在这里生活,先人活在他子孙的血液里,活在这行写着“孝廉方正”字样的牌坊下……

    正如每一座宗祠都浓缩着一条祖辈支派迁徙的路,古人的每一部家谱都给予我们一个原点和源头的指引。徐氏大宗祠也是世世代代的徐氏家族。“望子成龙,报国泽祖,忠孝留芳。”给后人作出了好榜样。徐氏家族千百年来世代承传的家风,以这样充满纯正岭南味的“凝固历史”方式,流传后人的血液里,成为一种精神,是气质和文化的载体;然后集合起来,成为一个民族的力量和容量。

    三华村徐氏家族徐方正、徐表正堂兄弟两人几乎同时鱼跃龙门成为朝廷命官,历时清道光、咸丰、同治三朝,徐方正官至兵部郎中,官级五品,徐表正官至兵部主事,官级六品,徐氏兄弟立志成才的故事被当地百姓传为佳话。同治二年(1862年),为表彰三华村徐氏宗族对朝廷的贡献,同治皇帝授予徐方正的祖父徐德魁、父亲徐时显“资政大夫”封号,同时授予徐方正的堂弟徐表正的父亲徐时亮“奉直大夫”封号,徐氏宗族也因此显赫一时。为答谢皇恩浩荡,徐方正建造了资政大夫祠、徐表正则建造了“南山书院”后又建造了“亨之徐公祠”,以标榜宗族荣耀、激励后人。

    徐氏兄弟皆出身贫寒的家庭。徐方正的母亲汤氏很早就去世了,继母黄氏将他抚养成人。徐方正自幼就十分懂事,将继母黄氏当作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在继母生病时煎汤熬药、昼夜守护,关心无微不至,而且一生对继母的养育之恩念念不忘。徐方正从官后,母亲汤氏、继母黄氏也因徐方正的忠君孝道被皇上赐封为大夫夫人。

    徐方正的父亲徐时显、徐表正的父亲徐时亮以及先祖徐亨之皆深谐“家齐则运亨,家和福自生”的道理,秉承忠诚、厚道的淳朴家风,勤俭持家、爱人以德、言传身教。道光年间,南方大旱,三华村也不例外,多数村民颗粒无收、缺衣少食、流离失所,虽然徐家当时也很贫穷,但眼见乡亲们断炊绝食,徐时显与徐时亮兄弟俩毅然将来年的种粮都拿出来以救济相邻,将那些极寒无以为生的乡亲全部收留到自己家中,虽然每餐只能以稀粥确保每个人都能吃到一点,但也使乡亲们不至于饿死街头。父辈的行为年幼的徐方正、徐表正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深深地影响了他们日后的行为。

    道光十年(1830年),二十二岁的徐方正参加了科举考试,并以优异的成绩录取为县学生员(明清凡经过本省级考试取入府州县学的统称生员,即秀才),次年参加在省城举行的乡试考试并一举中举(明清时每三年一次在省城举行考试成为乡试,乡试考中为举人)。徐方正中举以后获得了参加朝廷会试的机会(明清时每三年一次在北京考试,各省的举人可参加,考中为贡士)。1832年的冬天,徐方正第一次离开家乡北上参加次年春天的礼部会试,由于缺乏经验而名落孙山,但他并没有因落第而失望,通过继续勤研以史,反而对八股文有了新的认识。

    道光十六年(1836年),徐方正有幸参加了皇室的庆典加科的恩科会试,可命运又一次捉弄他,这一次他仍然榜上无名。放榜后,徐方正立即收拾行李搭乘运河的粮船返乡了。这时他身过的盘缠已经所剩无几,路过淮宁(今江苏淮阳)时只好向同乡借了六十两银子,但在经过金陵(今江苏南京)的时候,他在书肆中看见一部精刻《史记》顿时爱不释手,可一问价格他才知道身上所有的钱加在一起也不够。于是他把不穿的衣物全送进了当铺,毅然把那部《史记》买了回来。回到家以后,徐时显见儿子带了几箱书回来却不见了衣物感到很奇怪,当他问明原因后高兴地对儿子说:“你借钱买书是好事,花几个钱值得。欠人家的钱我帮你还清。”

    道光十八年(1838年),又值朝廷三年大试,但此时的徐方正家中已经没有多少余款供他再度上京考试,后来在亲戚族人的帮助下筹借了40吊钱(1千文为1吊)才勉强凑足路费,虽然一路上节食俭用,可等到了京城也只剩下5吊钱了。幸好徐方正在这次礼部会试中如愿以偿,中了第三十八名进士,接着又以优异成绩顺利通过了复试,殿试,朝考。引见皇帝之后徐方针被授予翰林院庶吉士(清朝进士经过殿试取得名誉后仍需接受殿廷的考试,特派大臣阅卷,成为朝考。结合殿试及复试的名次,由皇上授官,最优者为翰林院庶吉士)。在封建社会,读书的目的就是当官。光宗耀祖,一旦当了官以后,就没有几个人还在书本上花太多的功夫了,顶多也就是饮酒赋诗、附庸风雅了。可徐方正来自农村,秉性淳朴,在京为官多年依然勤读诗书,不喜欢钻营取巧。并逐确立了“以澄清天下为己任”的远大理想,深受皇上宠爱,后被封为兵部郎中,负责治理军队。咸丰年间,军纪涣散,军队经常抢夺百姓财物,“靖港之战”战败后,官兵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士兵更是连战船、战炮也不顾了,沿路一边逃跑一边抢劫。由于当时的士兵入伍大多数是为了升官发财,因此战斗力十分薄弱,徐方正对此十分清楚,“若将已散者复行招回,则断难得力”,因此在“靖港之战”后。徐方正着手整顿军纪,招募大量有可塑性的新兵、扩编队伍结构,充足粮草和枪炮后备补给,对组织涣散、纪律松散、临战脱逃的士兵和领导不力的军官一律予以裁撤,连他的亲朋好友也不例外。经过徐方正的苦心经营,军容焕然一新。兵马粮草充足、队伍规模日渐壮大、战斗力得到了显著的提高,并为日后歼灭湘西叛匪立下了汗马功劳,徐方正的政绩受到皇上嘉许、赢得众臣称赞。而堂弟徐表正也与他一样,勤奋好学、为官清正。他六岁启蒙,天资聪颖,官至兵部主事。徐氏兄弟为官30多年,本着“优勤则无社祸,明强则无诲”的宗旨尽力报效朝廷、造福民众,深受皇上的厚爱和百姓的拥护。

    徐氏兄弟勤奋好学、忠诚孝道、修身立志、正值清廉、积极进取的精神被当时的朝廷视为楷模,同时也是徐氏宗族精神缩影。《徐氏训志》记载,“士人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识,第三要有恒。有志则不甘为下流;有识则知学问无尽,不敢以一得自足;有恒则断无不成之争······”等徐氏训诫对徐方正和徐表正的影响都是十分深远的。这些精神在徐氏兄弟身上都充分体现了出来。他们的精神必将与资政大夫祠一起永传后世。

    :到今天几百年光阴。徐氏后人一脉相传下来,如今我们见到的资政大夫祠建筑群,由徐方正、徐表正兄弟合力修建,拥有祠堂三栋,衬祠一栋,总建筑面积为4500平方米,也是花都境内有二道圣旨的大型祠堂。这也是徐方正、徐表正兄弟对花都古建筑传承作出了巨大贡献。留给我们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是“凝固的历史”为我们今后研究古建筑提供重要的门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