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乡韵

当前位置 > 主页 > 亲情乡韵 > 文学之窗 >

走进花都祠堂文化

日期:2015-01-24 作者:刘兆江 点击:
岁月的剥蚀和风雨的冲刷。随着民族文化在漫长岁月的积淀,留下的则显得更加精纯了。历尽百年沧桑,让我惊异的是在广州花都目前仍然尚存祠堂(古庙)近千余座!这些祠堂似乎已经步履蹒跚、凝滞沉寂。但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其中包含着一种强烈的历史感,认同感

    岁月的剥蚀和风雨的冲刷。随着民族文化在漫长岁月的积淀,留下的则显得更加精纯了。历尽百年沧桑,让我惊异的是在广州花都目前仍然尚存祠堂(古庙)近千余座!这些祠堂似乎已经步履蹒跚、凝滞沉寂。但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其中包含着一种强烈的历史感,认同感和向心凝聚力。

    宗祠是全宗族或宗族的某一部分成员共同拥有的建筑,从供奉鬼神、祖先或“有功德”的人,逐步演绎扩展到地方教化、聚众议事、学子修学的场所。在传统文化的浸润下,本族人中或富或贵之后,必修祠堂,彰显荣耀,以提高他本人在宗族中的地位,并以其人生轨迹、才识德范,激励后人奋发向上。

    花都保存的祠堂集中体现了岭南祠堂文化的特点,广东历史上就是移民文化浓厚的地区。清乾隆嘉庆年间,随着珠江三角洲经济的迅速发展,大批商贾在强大经济的支持下通过业儒来跻身仕途,谋求社会地位,带动了广东的社会经济文化教育的蓬勃发展,各地民间纷纷建祠立庙,并很快向南北辐射。当时的花都恰好处在传统的珠江三角洲的北端,大量的书院、书舍、书屋之类的“祠堂”在各村很快建立,多则上百座,少则十几座。独特的祠堂文化,记述着祖辈筚路蓝缕、开疆拓土的业绩,蕴藏着深厚的木本水源的亲情良知,相伴相依着传统文化的生存与发展。成为一种社会经济得以发展的内在人文动力。

    祠堂作为一族圣地的象征,大多处于族群区域的核心位置,有的背靠大山,面对水塘,无不暗合“忱山、环水、面屏”的风水理论,同时,防火、排水、泻洪、灌溉等功能面面俱到。在这里,祠堂的装饰与功能融会贯通。为了显示宗族实力以厚实的文化积淀,建祠者不惜花重金宴请名人书写诗文祖训或请名师雕琢人物花鸟虫鱼等物嵌砌于祠堂壁肚之上,留给后人弥足珍贵的建筑标本和艺术珠宝。如花都三华村资政大夫祠古建筑群,融书院文化、祠堂文化、宗教文化和雕刻艺术为一体,令人叹为观止。花都炭步镇茶塘古村落、赤坭镇莲塘官司坑古村落等地方所建的规模宏丽、气势不凡,构成耐人寻味的景观;有造型优美的双耳封火山墙;有黑白相间的草尾灰塑;有戏剧性的人物柱头;有历史典故的壁画和三雕(石雕、砖雕、木雕),两塑(灰塑、陶塑)等等。让人陶醉,回味悠长。

    祠堂文化是中国一种年代久远的民间文化,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她以血缘为基石,以亲情为纽带,穿越漫长的时空隧道,保持着我们与祖先心灵的沟通,是连接我们与母体文化的血缘脐带。固然,它有封建族权势力的存在,以及一些带有封建迷信色彩,不能与时俱进的陋习。但它却牵动着每一位游子的心,祠堂是家族的中心,象征着祖先和家族心灵的长城,是子子孙孙一条永走不完的乡恋之路。祠堂的存在,还能留给后人对历史某一个时期的经济、文化研究价值,在建筑上有着一定的艺术欣赏价值,祠堂的存在无疑是一种民间文化的艺术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