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乡韵

当前位置 > 主页 > 亲情乡韵 > 文学之窗 >

我的“丑”娘

日期:2015-01-24 作者:花都人网 点击:
母亲节刚过,就听说母亲住院了,这是她老人家这一辈子第一次住进医院,心里酸酸的。 电视正播放着由王志文和李小冉主演的连续剧《大丈夫》,剧中的母亲因车祸去世,二女儿悲痛欲绝,责怪父亲拔下了氧气管,迁怒姐姐因为到法院离婚导致了车祸,后悔自己对母亲

    母亲节刚过,就听说母亲住院了,这是她老人家这一辈子第一次住进医院,心里酸酸的。

    电视正播放着由王志文和李小冉主演的连续剧《大丈夫》,剧中的母亲因车祸去世,二女儿悲痛欲绝,责怪父亲拔下了氧气管,迁怒姐姐因为到法院离婚导致了车祸,后悔自己对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肯定是挤公交贪便宜耽搁了时间”。 这句话给我印象太深了,这不就是我对妈妈常有的语气吗?生活中的我们总在埋怨,伤害着身边最亲最爱的人。我像是做了一场恶梦突然被惊醒了,还好没有弄丢母亲,我将在以后的日子里加倍地去偿还和报答她。

     1937年,母亲出生在湖南农村,长相一般,身材矮小,是她的特点,单从外貌而言,实在算不上是美丽。姐姐也常常调侃,说哪里长得不好看就是因为像母亲,母亲只是憨笑着,从来都不会在意。她五岁时失去母亲,在扫盲时念过一点书,成年后在别人家当保姆时,认识了父亲。虽然父亲身材也不高,只读了二年小学,但长得浓眉大眼,虎虎生威。母亲的经历使她一直很谦卑,对父亲很是崇拜,在她眼里父亲就是山,顶天立地无所不能,家里无论大事小事都是父亲做主,母亲总是言听计从。我们姊妹五个,老四是家里仅有的男孩。我排行老二,是家里的活跃分子,从小寄养在农村,由爷爷带大,性格叛逆,追求平等。

     母亲这一生做过篾匠、机械工、仓库管理员,直到退休。70年代做篾匠是纯手工活,蹬在地上一蹬就是一整天,稍不小心,手上就会被扎上竹刺,晚上还时常加班。后来工厂转型做阀门,母亲就改行做机械了,一站又是一整天,而且耳朵都快要被震聋。可能是因为母亲读过一年半载的书,识得几个字,最后几年做上了仓管,工作才略为轻松。直到退休,母亲都是这样辛勤地耕耘着,为了我们能够吃得饱一点。

     每当家里来了客人,母亲总要把我们叫到厨房吩咐:只能吃青菜,不要夹肉。而她自己几乎是只吃着光饭。平时家里的剩饭剩菜,母亲也舍不得扔掉,经常见到她一个人在厨房吃着那些已经有馊味的剩菜。

     由于生活压力大,父亲的脾气越发暴躁,动不动就打人摔东西,我自然是挨打最多的一个。记得有一次,全家人正在吃饭,父亲又发脾气了,把一桌没吃完的饭菜连同桌子一同掀翻了,母亲无声地蹲在地上,一片一片地捡着散落了一地的瓷碗碎片。邻居们听到响声,问:“你们家老何又发脾气了?”母亲平静地回答:“没有,是伢崽里不小心打烂了碗。”我当时还太小,不能体会母亲的心情。而现在回想起来,对于一个极度贫困的家而言,一颗米都是不容浪费的,静静的母亲,内心该是多么的痛楚。

     母亲是懦弱的,正是因为母亲的忍让纵容了父亲的专横——这是我在活到50岁之前得出的结论。

     2012年11月,父亲刚过80岁生日,就被查出患有肛窗癌,直接住进了医院,而且一住就是三个月。那个寒冷的冬天,母亲在病床边24小时陪护着,晚上就睡在租来的钢丝床上,一个76岁的老人照顾着另一个80岁的老人。2013年春节的前一天,是父亲出院的日子,我回到了家乡。那天大雪纷飞,寒风刺骨。结账时,护士长跟我说:“真担心奶奶的身体,年轻人都扛不住啊……”

     父亲消瘦了许多,一贯威严的他一句话也没说,从他那无助的眼神中,我恍惚看到了他的屈服,似乎陡然明白了,这个相伴了53年的老伴,才是他幸福的源泉,是他终身可以依托的伴侣。父亲原本就有高血压,糖尿病,关节炎等慢性病,这次治疗后大小便失禁,需24小时隔着纸尿布,几乎不下楼。每天都是母亲买菜煮饭、买药打针。为了买到便宜的药,勤俭了一辈子的母亲常常是辗转好几家药店。

     在母亲的悉心照顾下,父亲居然渐渐康复了。

     我在广州工作了20多年,每年回去一到两次,平时是住在姐姐家里,在母亲处也就是在到达当天和走的那一天各吃一顿饭。粗心的我最近才知道,在我回家的日子里,母亲每天都会在家候着,生怕我临时回去她不在家,盼着我多吃几顿饭。而我却怕给老人添麻烦,只偶尔过去吃一顿饭。而这顿饭就足以让母亲高兴得不知所措,总会佝偻着身子在厨房忙乎半天,准备几个我爱吃的菜。想到这里,我已是泪流满面。

     不知不觉,父母都老了,父亲的脾气也在生活的磨砺之中改变了许多。

     母亲任劳任怨一辈子,她待人诚恳、相夫教子、妯娌相容,邻里和睦、勤俭持家。如今,我也要做外婆了,回想起母亲养育两代人的艰辛和付出,敬佩之情犹然而生。

     真正的伟大就藏在平凡之中。养育我们的空气、阳光、水,它们都是伟大的,却从来不会向人要求任何回报;鲜花的芳香都是在夜晚静静的绽放的,这种朴素的奉献精神,让我们由衷的感动。这就是母亲,这就是母爱。

     在我心中,她很美。那深深的皱纹,镶嵌在始终微笑的脸上,是那么的温馨,那给我们遮风挡雨的瘦小身躯是那么的伟岸。母亲这一生,从没有对我们大声说过一句话,性情温和,隐忍负重,闪烁着母性的光辉。一个从没有享受过母爱的人在儿女、孙辈身上倾注了全部的爱,用她的温和贤良影响着我们的一生。

     有妈才有家,母亲还在住院……

    2014年5月于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