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乡韵

当前位置 > 主页 > 亲情乡韵 > 文学之窗 >

漫步青云桥

日期:2015-01-24 作者:杨平 点击:
大大小小的江河溪流,遍布各式各样的桥,小桥流水,大桥飞虹。甚至几块木板、几条长石,两边一搭,便也是桥。见过许多的江河溪流见过许多的桥,但塱头村的青云桥,让我过目不忘难以释怀印象深刻,特别能体会到筑桥者的拳拳之心良苦用意,特别能触摸到历史的

    大大小小的江河溪流,遍布各式各样的桥,小桥流水,大桥飞虹。甚至几块木板、几条长石,两边一搭,便也是桥。见过许多的江河溪流见过许多的桥,但塱头村的青云桥,让我过目不忘难以释怀印象深刻,特别能体会到筑桥者的拳拳之心良苦用意,特别能触摸到历史的命脉。

    一个初夏的日子,我漫步在塱头村的田园间,沿着鲤鱼涌向东游览,不知不觉间,眼前出现了一座两孔拱形花岗岩石砌筑的桥。坦然然横跨鲤鱼涌之上,悠悠样连接南北之道路。迈上十余级石台阶,抚摸着两侧的石栏杆,仔细端详桥西侧嵌的一石匾,只见中间阴刻的“青云”两字,笔力苍劲,据传为黄皞手书。石匾上、下款各刻有一行小字:“前明乡贤栎坡公建”, “光绪癸巳(1893年)阖乡重修”。

    漫步桥上,顿觉一股远古的幽风迎面吹来,并拂过我的心灵,我踏着轻盈温柔的脚步缓缓地走在桥上,倾听桥的乐谱,赏桥的画色,抚摸桥的装饰。这桥,好象在动,好象在我的眼前飘起来,我追忆那远古的梦境,追赶着先人的愿望,我掉进了神秘的情愫,突然惊讶这桥的壮观。虽然此桥不甚奇特,却如同古籍中的某个章节某个句子,连接古今的记忆,勾连悠悠的往事。

    据说,道光五年,也就是1825年,青云桥重修竣工那天,各方文人雅士纷纷来游。名士利普、陈骥、龚廷焯、陈礼庸、黄龙潭等还以“重修青云桥”为题,各自赋诗一首,刻石留记,其中花山新和村文人利普的诗,文采出众,广为流传:

    丫山之麓横潭西,长虹宛水横天梯。淋漓大署青云题,往来道周相攀挤。此桥借问缘谁置?父老争传铁汉吏。京华供职廿余年,为忤权奸官遂弃。挂冠林下虽食穷,利物济人犹此衷。割鸡岂碍牛刀试,不忍病涉旋鸠工。三百年来石梁折,后人重踵前人辙。江水泱泱清且长,想见高风与亮节。有云此桥尚形胜,建之明年起参政。满门簪笏递延绵,皆视此桥作福命。公之高明古所无,用行舍藏忘荣枯。患得患失事游谬,而谓贤者为之乎?因之遇物觇负抱,小小设施皆大道。君不见白公水闸樊公渠,前贤岂为邀福造。

    桥的意蕴从脚下延伸,桥的上空是诗意的天空,金色的阳光从云彩间撒下来,把诗意罩在桥上,似乎也在与我等游人作诗意的对话。桥的历史就是人的历史,桥上走过多少人,就有多少故事,一座座桥架起来,模样功能大同小异,故事却各有不同。一座桥,几首诗,便使这座乡村的古桥,在朴素中蕴藏着别样的深意,在实景中又寄托许多心中的期望。捐资修桥的黄栎坡原为明代正德朝官吏,有“铁汉吏”之称,后因触犯权贵刘瑾而放归故里,即建青云桥,第二年就重新被起用,官至滇南参政,其后五子一婿相继在科场考取功名,风水先生都说这些都与青云桥息息有关。

    从古到今,有水挡道,都要建桥,这桥,沟通远行的道路,圆满自然的断裂,转换美丽的风景。架桥,确是普渡众生的大善事。架有形的桥,使人有了从此岸到彼岸的沟通,可谓功德无量。然而更多的人,却是架一无形的桥,使想不通的心事解不开的心结而豁然开朗,使心中目标渐行渐近,让未来的自己青云直上,此样的桥,便是“渡世津梁”。我想,世间的桥,是有形的,也是无形的,可达目的地,更能带来好运。前路漫漫君勿虑,只因曾过青云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