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乡韵

当前位置 > 主页 > 亲情乡韵 > 文学之窗 >

爸爸去了哪儿

日期:2015-04-02 作者:韩双锁 点击:
每当我看到电视台播放爸爸去哪儿这档节目时,一种强烈的记忆反射便在脑海里浮现。 那是一九七九年六月,我所在的部队胜利完成边境作战任务,奉命从广西边境前线返回广东原驻地。这时,部队开始通知烈士家属来部队,处理烈士的善后事宜。 当时,我是团政治处
 
    每当我看到电视台播放“爸爸去哪儿”这档节目时,一种强烈的记忆反射便在脑海里浮现。
    那是一九七九年六月,我所在的部队胜利完成边境作战任务,奉命从广西边境前线返回广东原驻地。这时,部队开始通知烈士家属来部队,处理烈士的善后事宜。
    当时,我是团政治处的一名干事,根据处领导的安排,协助团首长做烈士家属工作。这项工作由干部股牵头,每个股长、干事重点联系一个牺牲干部的家属,因为我和七连连长黄文章烈士曾在一个连队工作过,也认识他的爱人,就重点联系黄连长的家属。
    我清楚记得黄连长的爱人也姓黄,我叫她黄大姐,她住在团招待所最东边的那一间平房里。她带着两个孩子,大的是女孩,六岁;小的是个男孩,刚满两岁。我每一次到他们的房间,小男孩就抱着我的腿喊“爸爸、爸爸”叫个不停。
    黄大姐跟我解释说“没有办法,我告诉他爸爸是解放军,所以他一看见当兵的进来,就叫爸爸。”面对两岁的孩子,我的泪水实在难以控制。还有那个六岁的女孩,似乎知道爸爸已经不在了,一脸的愁容,一句话也没有,看见我进到房间,就把弟弟拉到一边去,让大人们讲话。眼睛不时地看我几下,我们说的话,他似乎听懂一些,又不完全懂。
    临出门时,男孩又从姐姐手中挣脱,又来抱住我的腿,“爸爸、爸爸”的一个劲的叫。看得出来,他非常不愿意让我离开。黄大姐长叹一声,把孩子抱起来,对我说,“韩干事你说,他爸爸去哪儿呢,去哪儿呢,我去哪里给他找爸爸…”黄大姐是幼儿园的老师,她真的很坚强,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但始终没有掉下来,反而使我泪流满面,急忙用手帕擦去,可总也擦不完。
    人生就像一部长长的电视连续剧,对过去的事,有的忘记了,但唯有这一幕像刀刻斧凿一样永远留在我脑海的记忆中。我常常回忆起同黄连长相处的日子。
    他一九六六年入伍,湖南省桃江县人。一九七六年十月我到坦克九连任指导员时,他在九连已当了五年的老连长,比我整整大7岁。我们共同管理一个连队,他处处支持我的工作,说实话,我是一边干,一边向他学习,两个人配合得很好。特别在课余时间,我们一起下象棋,打乒乓球、打排球、打篮球,和战士们一起,玩得很开心。一九七八年三月,他又调到了七连当连长,我在十月也离开了九连,调到团政治处当一名干事。虽然我们不在一起工作,但还常常接触,彼此感情很深。
    一九七九年二月,在边境作战中,我们团担任穿插作战任务,黄文章连长所在的七连担任团的尖刀连,他们打得很顽强,很勇猛,也很出色,在攻打博山的战斗中,他不幸壮烈牺牲了。
    时光荏苒,三十六年已经过去,我仅在一九九九年和二〇〇九年两个清明节,去过广西烈士陵园,拜祭黄连长和其他为国捐躯的英烈们。又一个清明节来到了,我思念去世的亲人,思念长眠在祖国边境线上的战友。望着窗外那绵绵细雨,那战火纷飞的战场,那火热的连队生活,那一个个熟悉的但又永远再也见不到的战友,我似乎又听到老连长儿子的叫喊声,“爸爸、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