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乡韵

当前位置 > 主页 > 亲情乡韵 > 文学之窗 >

老团长,您在边疆可好

日期:2015-04-08 作者: 刘武松 点击: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那个南疆早春凄雨的拂晓。 机枪在耳边炸响, 炮弹在头顶呼啸。 您端坐在装甲战车, 率领我们向敌人心脏勇猛包抄。 也许是敌人火力太猛, 也许是我们装备太老。 在冲锋陷阵的路上, 前赴后继的官兵在不断减少。 战友的鲜血染红了您的双眼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那个南疆早春凄雨的拂晓。
机枪在耳边炸响,
炮弹在头顶呼啸。
您端坐在装甲战车,
率领我们向敌人心脏勇猛包抄。
 
也许是敌人火力太猛,
也许是我们装备太老。
在冲锋陷阵的路上,
前赴后继的官兵在不断减少。
战友的鲜血染红了您的双眼,
复仇的火焰在您胸堂熊熊燃烧。
 
攻击攻击再攻击,
前进前进再前进。
为了靠近敌阵指挥,
您命令战车冲到了敌军前哨。
成群成群的炮弹在耳边爆炸,
您全当成了部队凯旋时的庆功礼炮。
 
突然您乘座的战车火光冲天,
那是罪恶的敌人向您下了毒招。
当我们含泪将您抱离战车,
却怎么也掰不开您紧握指挥器的双手。
团长啊团长您松松手吧,
杀害您的凶手我们一定打得他跪地求饶。
 
战火无情夺走了您的生命,
边疆有幸安息了您的忠魂。
三十六载的思念汇成一句话,
亲爱的团长您在边疆可好?
青山没有回声团长没有回应,
只有无数思念的尖刀在胸口狂绞。
 
春风春雨又清明,
草黄草青少人问。
亲爱的团长您不要叹息,
共和国的春天已经来到。
安息吧,亲爱的团长,
不久的将来我们都会前来向您报到!
(谨以此文献给为国捐躯的英烈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