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会动态

当前位置 > 主页 > 研究会动态 > 简讯 >

鹅髀洲的来历

日期:2017-04-01 作者:admin 点击:
在花都炭步镇五和圩的东边,由巴江河冲积而成的一幅田地,土地肥沃,庄稼茂盛,人们叫这地方为“鹅髀洲”。鹅髀洲的来历,有一个警世励俗的传说。

 
从前,五和圩有一个财主,非常有经济头脑,善于各种经营,平时较为知悭识俭,因此置下很多田产。财主生有五男二女,圩市的人都说他是个好命之人。《诗·召南·何彼襛矣序》孔颖达疏引晋皇甫谧云:“武王五男二女”,说的是武王有五子二女,后用以表示子孙繁衍有福气,宋时常绘印五男二女图于纸笺或礼品上以示祝福。因此,乡间常以此作为一个美满家庭的象征。财主也觉得自己是个很有福气之人,因为自从生男育女后,自己的经营甚是顺畅,这几年更加家肥屋润,在圩市里算是有头有面的人物。也因为这个原因,他对儿女们更加溺爱,抓在手上怕捏疼,放在嘴里怕融化,儿女的任何要求一定满足。在父母宠爱下,财主的儿女慢慢长大,纷纷娶妻嫁人,个个成家立业儿孙满堂,财主就更加羡煞旁人了。
 
 
 
 
光阴似水,一去不返。眨眼间,五个儿子都分家分食,儿孙也慢慢长大,喜事不断的日子慢慢归于平静。财主开始觉得自己也不是特别好命了,所谓“养儿方知父母心”,自己年纪渐渐老了,老婆又在前几年过身了,想续弦儿女们又不同意,女儿嫁得远很少回娘家,五个儿子都已经为人父,他们对儿女就像自己当年对他们一样,但对老父亲却是不闻不问,从不会到跟前嘘寒问暖,也不会感念父母的恩情,还觉得老父亲亏欠他们似的,所谓“老豆养仔仔养仔”嘛!这是他们的歪理。他们唯一感兴趣的就是父亲的财产,兄弟为此勾心斗角,妯娌相互搬弄是非,一家人就这样在动歪脑子和互相猜疑过日子。
 
 
 
 
俗语说:“养儿防老,积谷防饥。”老财主有五个儿子养老,而且是儿孙满堂,应该可以无忧无虑颐养天年的。但是,老财主对儿子们的行径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考虑到养老送终问题,总怕看到自己儿孙满堂无人赡养的一幕,因此迟迟不肯把财产分给儿孙。
 
 
 
 
有一年的年卅晚,圩市热闹的非常,家家户户都在忙碌着,有的在劏鸡杀鸭准备团年饭,有的在贴挥春、挂年画、摆年花装点家居,有的在放炮仗、燃烟花、挂灯笼营造气氛,有的到祠堂祖屋拜神敬祖先……财主的老屋却是冷冷清清,去年糊的门神已经掉色,厅堂的神龛挂满蜘蛛网,广彩花瓶空摆在客厅的角几上,厨房的灶头冰冷没了炊烟,儿孙们的身影迟迟没有出现,老财主神情落寞地坐在门口的石凳上,眼光光地看着巷口,似乎在等待着内心仅存的那一丝希冀。
 
 
 
 
除夕夜,五兄弟都各自吃团年饭,兄以为弟会请父亲吃饭,弟又以为兄会请父亲吃饭,结果没有一个记得起父亲。老财主的心思是自己有五个儿子,不是老大,就是老二,不是老三,就是老四,还有自己最疼爱的细仔,总会有一个有孝心请吃团年饭吧?因此,他还气定神闲地坐在门口石凳上等候。可是等啊等,天渐渐黑了,北风在呼呼叫,巷口不时传出噼啪的炮仗声,邻居家飘出阵阵的欢笑声。老财主坐不住了,那一丝丝的希冀很快就熄灭掉了。老财主感到无限的孤寂和凄凉,伤心地滴下几行浊泪。他想不明白自己人生的反差前后是如此的大,也想不明白自己宠爱的儿子们会这样对待自己,更想不明白自己在商场上游刃有余而经营人生却是如此的惨败?
 
 
 
 
正在这时,他最小的孙子手拿着一只烧鹅髀,唱着自己教他唱的“年卅晚,摘槟郎”,蹦蹦跳跳地跑过来,见老财主发呆地坐在门口,眼湿湿神情悲凉,就问:“阿爷,您不高兴?您吃饭没有?”老财主悲凉地叹道:“我这个孤寡老人,谁请吃饭?”孙子说:“我家已经吃了饭,肉菜可多啦,饭后阿爹还给了我一只烧鹅髀。您没有吃饭,就给您吃吧!”老财主接过烧鹅髀,抚摸着孙子的头说:“还是你乖,自小就有孝心。你回家吧,不要对你爹娘说给了我烧鹅髀!”老财主这才彻底死心,摸索着回到屋里,炒了些冷饭,就着烧鹅髀,和着泪水咽下这顿难忘的团年饭,闷在床上辗转反侧度过了漫长的除夕夜。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各家各户纷纷走家串户拜年派利是。一大早,老财主的儿孙们就齐集老屋,等候老财主给他们派利是了。老财主悻悻地他们说:“想你们来的时候不来,不想你们反而全到了?也好,我年纪老了,财产不能带到棺材里去,今天趁着大家人齐,就把家产分了吧!”儿子们和儿媳们心里都是一惊,尽量掩饰着心中的狂喜,然后各自打着小算盘,比较谁的儿女多,谁对家庭的贡献大,谁对爹娘好,揣摩着自己能分到多少财产。老财主又对他们说:“在分财产前,我要先留一份给我的小孙子,因为他很乖,年纪虽小,心中还有阿爷,昨天在大寒天给了我一只鹅髀,使我感到人间还有一点温暖。”说完,叫儿孙们跟着到了五和圩东边的万顷沙。老财主站在巴江河边对儿孙们说:“这幅田是我早年购得的。现在我用竹竿抛去,竹竿起止的地方,就留给小孙子。”怎知竹竿一抛却掉下河里。那时河水湍急,一直把竹竿流向下游的转弯处才停下,差不多整幅万顷沙都包括在内。
 
 
 
 
然后,老财主分递给儿子们每人一个信封,五个人个个喜出望外,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一看不禁傻了眼,只见每人的信封上都是一个“吉”字。老财主说:“我家创业艰难,守业不易,本想多分给你们一些财产,但是你们没有这个福气,即使得到也会败光。我的财产除留下刚才万顷沙这块田给我的小孙子外,剩下的统统捐给官窑金山寺。这样做是为了你们好,怕重蹈我的覆辙,我决定到寺庙日夜敲经反思,度过我的残年。”儿孙们听了老财主的话,顿觉无地自容,个个面面相觑,瘫软在地上。
 
 
 
过了若干年,老财主死在了金山寺。他的小孙子后来在这幅地的河边,构筑了一间茅房养鹅,用心经营这块田地,再后来也娶妻生子,经常给儿女们讲家族的历史,这些就不说了。而这幅地因为是由一只鹅髀得来的,所以人们就把它叫“鹅髀洲”。

(文图/卢福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