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会动态

当前位置 > 主页 > 研究会动态 > 简讯 >

600年前的爱情,一段天赐的良缘 水口村的任氏后人请看过来

日期:2017-04-01 作者:admin 点击:
炭步镇水口村于元末明初(公元1368年)立村,至今已有600多年,如今在水口村老人中流传的故事,反映了水口村的人文历史情况。

 

 

始祖任国才的爱情故事

元末明初(公元十四世纪中叶)年间,炭步赤坭一带仍属南海县,那时候,巴江河很宽阔,河两岸野草丛生,交通十分不便。这年五月,巴江河洪水泛滥,到处是汪洋泽国。这一天是赤坭圩日,附近四乡的村民都来赶圩。中午时分,有一个约十七、八岁的青年,肩上横挂着一个包袱,衣衫破旧,面容清瘦。他从清远的方向走来,进圩场匆匆吃点东西,也不停脚,便穿过人流,沿着巴江河向南慢慢走出圩场。他由于不认得路,走得很慢,他忽然发现,在他身后面不远,走来一位十五、六岁的姑娘,他喜出望外,随即放慢脚步,等候姑娘走近,上前施礼,询问往南西樵怎么走。

 
 

姑娘一时答不上来。见青年衣衫虽破旧,但模样很诚实,不似坏人,早有几分好感,她想了想,回答青年说:我家就在前面,不如到我家时,你问我父亲,也许他会告诉你。于是,两人便结伴而行。由于大家都是穷苦人,所以聊的话题也多起来。姑娘从小伙子的口中知道,他姓任,叫任国才,家住清远县龙塘村三家巷,他父亲叫任应魁,是从南海西樵南村搬过来的,祖父叫任度,祖母姓陆,听父亲说,祖母是南宋最后一任宰相陆秀夫的女儿。陆秀夫背着南宋皇帝在崖门跳海后,祖母的日子也不好过。父亲几兄弟,伯父任应圭去了增城,叔父任应嘉去了从化。

 
 

 
 
 

他父亲到了龙塘后,靠给别人打工度日,日子实在太艰难,就吩咐国才去南村寻找祖父和叔父。由于当初应魁离开南村时,是一路打工去清远的,具体路径也忘记了,但记得是朝西南方向去的。于是,国才就沿着这个方向步行到赤坭圩。姑娘告诉国才,她姓赖,家住离赤坭圩十几华里的巴江河边。她家也是种田人。两个年轻人说说笑笑,也不觉路途遥远。在今石燕的地方找个渡船过了巴江河,便沿巴江河边向南走。到了探步桥(现今水口康公庙向北二、三百米的地方)边,由于河水上涨,把桥身都淹没了,水茫茫一片,煞是吓人。眼看天色已晚,赖氏姑娘急得快哭了。

 
 

 

 

任才觉得,自己是个男子汉,应该保护小姑娘。他安慰赖氏姑娘说:“别怕,你指着桥的方位,我扶着你走。”赖氏姑娘也顾不得害羞,在任国才的搀扶下,一步一步慢慢涉水过了探步桥。回到家中(即现今水口赖屋社,当时未有水口村),赖氏姑娘的父亲十分热情招呼任国才,留他住了一晚。当晚,赖氏姑娘向母亲讲述了今天赶圩回来路上的情况,流露出对这个小伙子的爱慕之意。第二天,任国才向赖先生告辞上路。

 
 
 
 
 

赖先生说:“此去南海西樵山,路途十分遥远,且眼下洪水猛涨,到处的路都被水淹没,你一路劳累,不若在我家住几天,等洪水退了再走吧。”任国才见赖先生一家人对他很热情,自己人生地不熟,不知何日才能走到西樵山。于是便答应下来,住下后,小伙子十分勤快,重活力气活抢着干,赖先生家里正好缺劳力,看见任国才模样周正,老实勤恳,便萌生招他为婿的念头,他把意思向任国才表示后,任国才考虑自己出身贫寒,父亲和他都是四处飘泊,今日难得有一个安定的窝。便择日回清远告知父亲,父亲也答应了。

 
 
 
 
 

就这样,任国才成了赖氏的上门婿。这就是老人常说的“任氏太公、赖氏太婆”的来历。时光到了二十世纪,水口村任氏发展到几千人,分为九个社,还分枝了连珠村、平岭头村、四会县营脚村。赖氏发展却远远比不上任氏,这从侧面反映了中国封建社会姓氏族群的变迁。

 
 
 

任文灿考科举的故事

任文灿,祖籍是花都区炭步镇水口红门楼,在连珠村居住,生于清同治三年(公元1864年),自小聪敏过人,少年时发奋读书,学而优则仕,参加县试科考,顺利过关,考中“秀才”:光绪十六年(公年1890年)参加乡试(即省一级考试),中了“举人”;之后参加会试(即中央一级考试),高中“进士”;最后曾参加殿试(由皇帝亲自主考),任文灿被钦点为翰林院庶吉士。被授管理全国户籍和税收之职。他为官清廉,两袖清风,民间流传着任文灿很多故事。在他起程上京赶考前夕,老婆不小心把油灯打翻在地上,油灯破了,油流了一地。老婆怕任文灿生气,自责不迭。谁知任文灿反而高兴地说,“好意头,好意头!我定会连中三甲!”老婆不解,任文灿解释:油灯打翻,油字倒转,岂不是三甲吗?老婆这才破涕为笑。

 

 

任文灿家贫,上京赴考的盘缠,都是向任氏乡亲借的,所以他在京城任职之后,十分清廉,曾资助过任文灿的水口籍乡亲,从上海去北平探望任文灿。任文灿恳切地对乡亲说,我是清官,我管的这个部门,没有油水,住了一段时间后,就送他回上海。

 
 
 
 
 

任文灿回广东省亲,有关部门大张旗鼓迎接他,而任文灿却回到在广州搞印刷的乡亲处借住了一晚。任文灿坐船回水口村祭祖,乡亲们在任氏祖祠到赖屋社巴江码头的路都用木板铺好路,以示对任文灿的欢迎。